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父教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殿下误会了,微臣与房陵公主清清白白……”房俊急于辩解。

    九江公主却不屑一笑,撇嘴道:“本宫那位姐姐,何尝与男人有过清清白白的关系?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儿,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那样一位身份高贵妖艳多姿的美人儿送到嘴边,不吃你还是男人?你问问这位大将军,若是有机会,看他是狼吞虎咽还是相敬如宾?”

    薛万彻便挠挠头,尴尬得打个哈哈:“哈哈,这个……那啥……哈哈。”

    房俊:“……”

    黄泥巴掉进裤裆了是吧?

    行吧,你们爱咋想咋想,似哥这般清纯如莲花一般的男子是你们无法理解的存在……

    九江公主看着房俊不以为然的神色,幽幽叹了口气,道:“非是本宫爱管闲事,只是既然你与四郎真心相待,本宫又岂能看着你自寻绝路却又视若无睹呢?房陵姐姐之前与杨豫之的丑事,闹得沸沸扬扬,皇帝大为震怒,那杨豫之也是幸运,被窦奉节给砍死了,否则皇帝非得将他五马分尸不可!皇家在民间的声誉的确不怎么好,但是你要记着,有些事情影影绰绰谣言暧昧,皇帝大度,不当回事儿,可若是坐实了丢尽了皇家颜面,无论是谁,皇帝也饶他不得!”

    房俊恍然。

    这哪里是说房陵公主?

    分明是警告自己,千万别与长乐公主有染,有一些传言也就罢了,皇帝懒得搭理,可一旦成为事实且被捅出来,皇帝举起屠刀定然六亲不认!

    房俊只好说道:“多谢殿下挂念,微臣定然时刻自省,绝不行差踏错。”

    无论如何,这是人家表示出来的善意,如此委婉的规劝,自当领情。

    九江公主粲然一笑,道:“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行啦,大将军出征在即,尚有许多事务需要准备,就不打扰二郎当一个孕育百草造福万民的神农氏啦!”

    房俊哂然一笑:“殿下慢走,微臣送殿下。”

    这位九江公主固然有一些自以为是、骄纵任性,却也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子,与薛万彻这等夯货倒也般配。

    ……

    刚刚送走薛万彻夫妇,便有家仆来报,说是房玄龄命他回长安府中,有要事相商。

    问那家仆究竟何事,家仆却摇头不知。

    房俊不敢怠慢,赶紧披上狐裘,戴上貂帽,带着几个亲兵部曲,骑着快马便一路疾驰下山。

    天空阴沉似铅坠,鹅毛一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充斥于天地之间,视野之中一片苍茫。好在北风漫卷雪花,气候严寒,否则大雪落地之后融化成冰,上面再落上一层积雪,愈发滑溜,道路便将无法成行。

    骑在马上,寒风漫卷着雪花迎面扑来,割面如刀。

    风雪之中的骊山有若一匹迎风伫立的骏马,未见奔腾气势,却傲然耸峙,倍添雄浑。

    袅袅炊烟在山坳之中的民居之上升起,旋即便被北风吹散。

    一路进入长安,街道上正有京兆府的衙役指使着奴役清扫街巷,虽然雪势太大,刚刚扫干净的街巷一回头的功夫便又铺满了一层积雪,但还不足以没过马蹄,行路不难。

    街上行人罕见。

    策马到了家门前,早有家仆跑出来牵过马缰,房俊翻身跃下马背,大步走入院内。

    ……

    书房里燃着火盆,地下亦燃着地龙,房俊刚一进屋,便觉得一股热浪扑脸。

    房俊蹙蹙眉头,老年人固然怕冷,等闲一场感冒都能要了大半条命,但久居这等燥热之坏境,使得自身免疫力降低,导致身体机能退化,亦非是好事,正琢磨着待会儿劝劝,便听到两个软糯糯的声音……

    “爹爹……”

    “爸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