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嫌隙尽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很小的时候,萧嗣业便跟随萧皇后四处辗转,朝不保夕,最终落足于塞外,与蛮夷为伍、与牛羊为伴,睡毡房喝马奶,履尽风霜。

    他缅怀昔日的荣光,憧憬汉家的荣华,做梦都想着能够重回长安。

    然后,他回来了,却陡然发觉长时间的隔离与疏远,固然身体里依旧流淌着家族的血脉,却依然与家族格格不入,始终难以融入……

    此刻,他既是愤怒又感悲凉,儿时记忆之中家族的温馨,瞬间支离破碎。

    就因为唯恐自己得罪了房俊,损害家族的利益,便要将吾再次遣送边疆,去饱尝塞北的苦寒艰辛,面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战争?

    更何况阿史那思摩与萧家素有仇恨,此刻让吾前往定襄,节制于阿史那思摩麾下,与送羊入虎口何异?

    大雪纷飞,北风寒冷。

    心更冷……

    萧嗣业呆呆的坐在亭子里,贪婪的观赏着园子里的景致,白雪,红梅,凉亭,泥炉,假山,青松,白墙黛瓦之外,一层层屋脊鳞次栉比,翘起的檐角下挂着铜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良久,他才深吸口气,将手里的茶杯扣过来放在桌上,紧了紧衣襟,转身走入漫天大雪之中。

    这里是他的家族,是他的根。

    他却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来……

    *****

    回到骊山,房俊意外发现薛万彻也在。

    不仅他在,九江公主也在……

    正堂地下燃着地龙,屋子里温暖如春,靠窗的桌案上摆着一支白瓷花瓶,里头斜斜的插着几支刚刚剪下来的梅花,粉白的花蕾绽放,煞是好看。

    房俊上前见礼,奇道:“贤伉俪联袂来访,恕未远迎,失礼失礼。”

    薛万彻大笑道:“何必如此见外?倒是吾夫妇未打招呼便跑上门来,有些唐突了。”

    九江公主俏脸紧绷,耷拉着眼皮,神情有些不虞。

    房俊入座,瞅了一眼九江公主,心里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没招惹这位吧?

    “大雪漫天,道路难行,将军可是有要事前来?”

    “乃是前来向二郎辞行。”薛万彻言道。

    房俊恍然。

    这一场大雪乃是一股自北而来的气流,不仅覆盖整个关中,就连定襄那边也连降大雪,每年这个时候,草原上的胡族日子难过,便琢磨着南下,到汉人的地盘上劫掠一番,粮食、牲畜、人口,多多益善,俗称“打草谷”……

    近日兵部接连接到定襄那边的奏报,突厥降人隐隐不安,薛延陀更是在夷男可汗的两个儿子率领之下集结大军,陈兵边境,蠢蠢欲动。只是房俊一心扑在种子的培育上,此等军务又有政事堂裁定,故而并未放在心上。

    反正薛延陀也蹦跶不了几年了,无论高句丽是否平定,只要大唐腾出手来,接下来的打击目标就是薛延陀……

    只是朝廷不可能不为所动,任凭薛延陀耀武扬威,派遣大将前往定襄坐镇,乃是应有之意。

    现在看来,派去的大将就是薛万彻……

    “北疆不靖,薛延陀大军集结,随时有南下之意,突厥降人也不安分,陛下已然降旨,命吾率领右武卫前往定襄,防备薛延陀,并且让阿史那思摩坐镇定襄单于都护府,节制突厥降人。军务紧急,故而前来与二郎道别。”

    这一阵子薛万彻跟着房俊走得颇近,这人没什么心眼儿,跟房俊玩得开心,还凭空得了一个奴隶贸易的生意,日进斗金,觉得房俊够意思、讲义气,这些年如此对待他的人屈指可数,因此早已将房俊看成铁杆儿好友,临行之前自然要道个别。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何神情有些凄楚哀怨……

    房俊不解,出个征而已,身为大将军又不用你亲自提刀上阵,何必这幅神情?

    颔首道:“如此,预祝大将军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说着,瞥了一眼一旁冷着脸的九江公主。

    既然是辞行,您来是什么意思呢……

    感受到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