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90.烟火人间(24)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烟火人间(24)

    这人挑了挑眉头:“那好!”他默默地收起了护照,低声道:“那你等等, 最多三五天的时间, 那边就有信儿了。”

    吴虎子‘嗯’了一声, 这几天难得的安静了起来,什么也不说, 静静的等着。

    三天之后, 没有见人来, 他微微有些焦躁。

    到了第五天,这种情绪更加明显, 这种时候,他才知道,虽然早就想好了结局,虽然觉得自己能坦然面对,但等真到了这个份上才知道没有想的那么无所谓。一晚上都没睡着, 天亮之后, 终于, 有人来了。

    还是之前那个人,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只道:“走吧!先收拾收拾, 然后咱们走,有什么话,咱们车上说。”

    没有带手铐, 出来的时候皮带手机钱包打火机这些, 凡是自己身上被没收的东西, 一件不少的又都还给了他。还专门有人带着他去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另有刮胡子刷牙用的东西,毛巾这些都是崭新的。看的出来,虽然安排的急,但也没有敷衍。

    这样的待遇,叫他的心里升起了希翼。收拾利索了,等上车的时候,他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瞅着还是之前名声赫赫的那个吴虎子。

    那人坐在驾驶位置上,发动了车子之后,就递过去护照等出国的手续,还有机票。

    “三个小时之后的航班。”这人就说:“一会子你自己开车去机场。”

    吴虎子将东西接过来看了看,没什么问题,他往身上一揣:“那现在呢?现在去哪?”

    这人一笑:“现在去哪……这得吴总决定。”

    吴虎子马上明白过来,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好,给自己安排好一切,也不会是凭空来的,必然是需要自己付出点什么的!自己手里有什么呢?有的不过是那个账本罢了。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今儿要是不拿那东西出来,是绝对不可能走出公安局的。于是便报了地址。

    等到了别墅区,吴虎子从别墅区门口的一个不起眼的砖缝里,抠出一把钥匙来。然后拿着把上面沾着的土都给吹干净,这才又重新上车,往别墅区里面去。

    这人就意外的看了吴虎子一眼,这人藏东西当真是叫人预料不到。

    拿着钥匙,开了别墅的门。从楼梯下面抽出了账本,这玩意都不用看,只藏成这副德行,就知道绝对是真的无疑。

    这人轻笑一声,将东西收了,然后带着吴虎子从里面出来,这才从车的后备箱中,拿出一个行李箱来:“里面有五万美金的现金,另外还有几身换洗的衣服。既然你老婆不走,那你留在国内的财产应该没什么大碍,等过了这段时间,风声过了,你联系你家里人,看是叫他们给你寄呢还是如何,这都随你。这五万省着点花用,撑个一两年一点问题也没有。”说着,又摸出一个钥匙,“走!车都给你准备好了,哪里也别去,谁也别见,别耽搁,直接去机场就行。”

    吴虎子拿着车钥匙,心里稍微踏实一点了。

    等开到了城外一处道路的交叉口,看着停在边上的一辆不打眼的车,他舒了一口气,临走的时候才道:“替我谢谢老板。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人笑了笑,拍了拍吴虎子的肩膀,从身上掏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一沓子钞票给吴虎子塞到衣服兜里:“身上得带点零钱的,兄弟能帮的就这么多了。说不定我有朝一日也得跟你一样,到时候出去了还少不了兄弟你照看。要是认我这兄弟,就千万别推辞。”

    吴虎子的心里又轻松了两分:“老兄一定会前程似锦的。”

    两人说了两句分别的话,那人就催了:“快走吧!飞机不等人。宁肯早点,别误了。”

    吴虎子越发觉得这人诚恳,拎着包,开了车门,朝后面挥挥手,上了车转眼就开走了。

    等车开出了视线,这人才收了脸上的笑,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老板,东西拿到了。没有问题,是真的。”

    那边说了一声知道了,然后才道:“按计划吧。”

    “是!”这人利索的挂了电话,又播出一个电话,等接通了,他直接道:“人已经走了……三分钟了。叫咱们的人准备好,若是拒捕……你知道怎么做吧?”

    明白!

    吴虎子看着设在前面的路障,什么都明白了,一辆车一辆车的检查,谁也不能避开,边上是荷枪实弹的武警,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次出来,根本不是什么检验报告作假把自己暂时放出来,自己出来他们能随时编造一个借口,比如出来取证据而自己半路袭警逃脱这样的理由。

    也是自己蠢!真以为为了放自己走,做那么多的伪证。可却不想想,伪证是那么好做的?这得搭进去那么多人,现实吗?

    这不是授人以柄吗?

    所以,这阵仗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也是自己求生欲占了上风,竟然真就把证据给人家巴巴的送到手里了!

    果然,自己这点心眼,压根就玩不过人家。这个时候,他们巴不得自己拒捕吧,那么,一颗子弹,光明正大的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叫自己永远闭嘴。

    不!不能!只要自己活着,那么,一切就都有可能。

    他停下车,下去之后,大声喊道:“我自首!我吴虎子投案自首!”

    这里因为临检,停了不知道多少车。不少人都下车来看热闹,有人听过吴虎子的名号,有人压根没听过。但不管听过没听过的,都凑过来看。

    这么多人看着,吴虎子双手举过头,喊着自首,谁敢贸然开枪?

    这边打电话汇报:“怎么办?他不拘捕。”

    “那你告诉他,他老婆孩子还在岷县,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叫他放明白一点。再者,要想在里面过的自在一点,还得靠着咱们……他最好就是把嘴闭紧了。”这边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但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吴虎子越是想保全老婆孩子,就越是会顾忌。暂时,他是不敢说什么的。只要暂时不开口,再想办法叫他永远闭嘴。

    知道了消息,就赶紧给京里回了电话:“老板,他自首了。”

    “自首了?”还不算太蠢,“自首了就自首了,他是明白人,告诉他厉害关系了,他知道闭嘴的道理。先这样吧!”

    挂着这边的电话,又催促法院那边:“……尽快结案!”

    这个案子渲染的到处都是,不是四爷作为消费者告的,而是各个监管部门查出来的,闲扯到假药的问题,一经新闻媒体报道,那是群情激奋。据说上面的某位大领导也说话了,这件事要一查到底,狠查严查,看看到底是谁给这样的势力做保护伞。

    部里专门下了人来,连个纪委等有关部门,成立了工作组。

    而这一天,工商局的一位表情阴郁的办事员,接到了一封信,没有署名,也不知道是哪里寄来的,但是信件就这么的寄到了他的手里。

    他是谁?

    他就是孙娇娇的男人,因着孙娇娇的事不知道的人不多,因此,他也差不多都活成了笑话了。

    在单位上,领导不看中,同事们不待见。每天来了低头缩脑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如今的样子了。被看门的大爷叫住塞了一封信,好似为他专门跑一趟是不多吃亏的事,嘴里还唠叨着如今的年轻人都不知道敬老等等的话。

    他没心思跟这老家伙说啥,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最角落的办公桌后面,也没人关注他。他低头拆了信,里面是照片纸一样的东西,他心里一紧,难道又是谁拍到那贱人跟别的男人的照片了,就给自己寄来?这种事他也不止遇到过一次。有些是那些男人的老婆拍了照,专门给自己寄来叫自己管好老婆的。因此,一摸到东西,心里就先想到这里。他心里狠狠的,抽出来看了一眼,可只这一眼,他就愣住了。

    不是捉|奸的照片。

    这玩意它是——账本?

    照片很清晰,虽然被翻拍冲洗出来字体很小,但是却很清楚。连放大镜都不用,就可以清晰的看清楚上面的内容。

    这就是账本!

    只翻看了两张,他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不敢在办公室继续看了,他把东西小心的装到兜里,然后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随便找了个格挡进去,把门关上,这才细细的看。

    等把账本都看完了,他的嘴角不由的翘起,眼里闪过一丝疯狂。

    好!果然是报应来了!

    有这个东西在手,他妈的谁也别想跑。

    于是,趁着还没下班,他出门打了出租,直接奔着纪委去了。

    到了门口,无意中听到两个人在一边说话的声音。

    一个说:“那证据我看了,就是吴虎子自己的,倒是没牵扯到其他人。”

    另一个又说:“这你也信?肯定是有猫腻的。听说那账本是在吴虎子给孙娇娇的买的别墅里找出来的,藏的可严实了,楼梯下面都旱死了。这么严实的东西,要是只是吴虎子的账目,藏起来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这两人是谁,但想来应该是纪委里面的知情人吧,他上前打听,工作组是在哪里办公的。这两人非常热心的给说了。

    然后等他进去之后,两人直接上了停在路边的车,掏出电话就打过去:“常哥,人进去了。我们给指了路,叫我们说的话我们也说了。”

    常平点头,挂了电话跟四爷说:“人进去了。”

    进去了就好!

    孙娇娇的丈夫怎么也没想到,直接推开门之后,里面正在开会。办公室里坐的满满当当的,在召开案情分析会议。

    他进去愣了一下,人家问他来找谁?干什么的?

    他一紧张,直接将信封往前一递:“我是来举报的!实名举报!这是吴虎子的账本,是我偷了孙娇娇的钥匙进了吴虎子给她买的别墅,从别墅里翻找出来,吴虎子藏在楼梯下面,旱死了的。我拍出来,怕发现原件又放了进去……”

    话说的不连贯,但大致意思明白了。再一问,这是孙娇娇的丈夫,而孙娇娇是吴虎子的情|妇之一。那这证据就可信的多了。

    把照片上的账本看了一遍,跟工作组拿到的账本没一点相似的地方。

    那这问题就真的大了!很大很大!有人在背后操纵这案子,连账本这样的物证,都被调换了。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如今拿到账本,复杂的问题便的简单起来。

    几乎是两天的工夫,从上到下,一串撸下来三十八个人,都被纪委请去喝茶了,其中就包括孙娇娇。

    孙娇娇知道是她丈夫举报的时候几乎是难以置信的,那个窝囊废吗?

    怎么可能?

    便是在京里被控制住的刘永贵,在知道之后,也从没想过这件事跟四爷和林雨桐有关,他真当是孙娇娇的丈夫干的。心里恼的什么似的,千般手段,却还是跌在了女人的问题上。

    这天晚上,罗胜兰拿着一瓶红酒过来:“这是我珍藏的,当贺一贺!”

    她珍藏的酒,确实是好酒。林雨桐意思的倒了一个杯底,她其实是不会品这种酒的,喝到嘴里苦,有些酒的年份不一样,后味还带着程度不一的酸。就跟咖啡一样,喝不惯就是喝不惯。多少年都是如此。

    便是白酒,说的再香,闻着再好,那也是辣的。她也不一定贪。

    但是罗胜兰拿过来了,她给就顺势倒了。请老两口子喝,两人都不喝。老爷子还道:“还不如给我二两特曲再加一份豆腐干呢。”

    罗胜兰哈哈就笑:“老叔您这跟我对脾气。赶明给您送陈酿来,三十年往上的原浆老酒,咱爷俩喝一回。”

    老爷子乐了:“那我等着。”

    等俩老人回房间了,罗胜兰才道:“因总真是高人!”这样的人等闲可别招惹。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些人里,谁能想到,他们是栽在这两口子手里的。

    只是一个孙娇娇,就把孙娇娇背后依靠的人给连根拔起了。这可不光是胆大的问题,没一点能为本事,能撼动这颗大树吗?多少体制里的人看不顺眼,可能拿人家怎么办呢?

    那么些人做不到的事,叫人家挥挥手就给解决了。

    那个轻松啊,她一直都觉得她在密切关注的,但都没看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这两口子看上去跟平常无异,完全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可先是吴虎子进去了,这边还没明白吴虎子是怎么栽的,城北就撸下去一串。什么贱卖国家资产,什么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什么通|奸一条条的罗列下来,个个进去没有十多年二十年都别想出来。

    外行看不明白里面的事,内行其实也糊涂呢。

    如今案子在这里摆着呢,他们只能倒着推理。可越是推理,越是糊涂。这先是自家人暗算自家人,吴虎子是被他们同一个利益链条上的人干掉的。好吧,这种情况暂时可以理解为断尾求生!吴虎子越做越大,真要是假药,那迟早会出事的。这断尾甩掉这个拖后腿的,可以理解。可紧跟着的,算计人的反被人再算了进去,这又该怎么说?

    况且,这算计人的还是个怂货!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的丈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