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9.烟火人间(23)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烟火人间(23)

    “你说什么?”孙娇娇瞬间变了脸色:“老板,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错。”电话那边的声音透着几分冷硬:“要不要调动, 就看这次的事情你给我办的怎么样了!如果我说的话你都不听……”

    “不……不是!”孙娇娇赶紧道, 可或许是没回过神来, 声音又尖又利,全不是往日的嗲软, “不是的!老板的话我什么时候不听过。”她的身子紧绷, 但是声音却软了下来, “我……我今天就办,一定给老板办好。”

    “很好!”那边的声音带上了笑意:“我对你一直是信任的。现在, 我提醒你一句,离吴虎子远一些……”

    “……”孙娇娇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半天才道:“老板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是贴心人,我舍不得把你折进去……的意思。”那边这么一说,就挂了电话。

    孙娇娇拿着电话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先开始这汗是因为生气却非得压抑着才出来的, 可后来这汗, 是吓出来了。

    吴虎子要出事了!

    这是老板给自己的明示。

    原以为老板是要撇开自己的,谁能想到……就是吴虎子自己,怕是都没想到, 老板其实要撇开的是他。

    如此也对!

    老板如今到了京城,在京里部委呆上几年,转个正厅, 再下来的时候那至少得是副省级的。若是不趁着现在把根底洗干净了, 后患无穷。

    原来, 老板不叫自己掺和,是保全了自己吗?

    这么一想,心里就升起了几分感激和感动混合在一起的东西,之前的那点不平,全都没有了。不就是那点小事吗?

    自己认了!

    于是,这一天,孙娇娇给林雨桐打了电话:“林总,那天实在是我失礼了。原本是想给林总和罗总引荐两位老总的,这我也是,没想那么多,倒是把事情给办差了。不管怎么说,是我的不对。我给林总您和罗总道歉。”

    林雨桐心里知道,这是想把四爷和自己当刀的那个人开始动了。想用自家,那得先拿出诚意来。

    这孙娇娇,便是人家的诚意之一。

    别说是道歉了,便是叫孙娇娇□□,她也没有不肯的。

    林雨桐就笑了笑:“孙主任打电话就只为了这个啊……”她说话把音调拉的长长的,里面的意思,就看孙娇娇怎么悟了。

    孙娇娇到底是场面上的人精子,哪里不明白林雨桐的意思,便笑道:“当然不光只为了这个,还有一件事,我得再跟林总道歉。那天因为我,咱们姐妹俩闹了点小矛盾,这出来的时候,刚好我表弟跟朋友也在御宴宫吃饭。这不,让他给看见了。他那人冲动的很,年纪不小了,可还是一身的莽夫气,那天刚好又喝了点酒,还喝的不少,那么一群醉汉,实在是……第二天我才知道,他这混蛋竟然带着人把林总的车给砸了。也是我最近身体不好,都没上班去,也不知道这事。今儿一看林总那车,给我臊的!我说这怎么办呢?不管怎么想,都只觉得实在对不住!可想着咱们之间的交情,到底是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给林总打个电话,这个歉必须道……要不这么着,今天晚上我做东……”

    “那倒是不必了。”林雨桐笑笑,“我这人不胜酒力,闻闻酒味都醉。醉了就冲动,还不定如何呢……再把什么人给得罪了,那就不好了!”

    不吃饭啊!

    孙娇娇咬牙,便又扬起笑脸,捏着电话的手指却泛白了:“年底了,我知道林总忙。这么着,我那表弟砸了车,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说叫他去投案去,可家里的舅舅年纪大了,又是哭又是求的,我这就跟林总讨个人情……叫那混蛋玩意给林总把车修了,然后再赔林总一辆一模一样的车来。”说着,就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咱们姐妹之间,一直都是处的不错的。往后,咱们还得来日方长,请林总千万给我这个薄面啊!”

    要修车,还要再另外赔一辆新的。

    折腾了一场破车堵大门的戏码,总得体面的收场不是?

    只孙娇娇服软这一点,这要是传出去,等闲了敢招惹自家的不多了。

    那边要传达善意,那这自家还要图谋别的,如今就正好接着,顺坡下驴。她便笑道:“您要这么说,倒是不要便是不给孙主任面子了。行!谁叫咱们是姐妹呢。亲姐妹还有吵嘴打架的时候了,更何况咱们?”

    “对对对!”孙娇娇哈哈就笑:“打是亲骂是爱,姐妹之间拌嘴是很正常的嘛。”

    客气了两句,彼此都撂了电话。

    电话一放下,两人都变了表情。

    孙娇娇收起脸上的笑,冷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话的方向‘呸’了一口,“什么玩意?”

    林雨桐却真笑了,打电话给四爷:“想用刀的人拿诚意来了。”

    四爷却道:“不急!往后看着吧,热闹才来!”

    孙娇娇办事特别迅速,一边掏自己的腰包,自己去买了一辆车,就叫她的表弟大张旗鼓的给林雨桐送去,还自己站在办公楼指挥那些拖车出去的人:“慢着点,好好的整修一遍,需要换什么就只管换,若是能处理的跟新出厂的一样那就更好了。修完之后给我打电话,我要亲自给人家送回去。”

    得!看了这么长时间热闹的人心里有数了,这是那边赢了,这边输了。

    机关里哪里有什么秘密,半天功夫宣扬的谁都知道了。

    连姜有为也有所耳闻,还被领导拉着问了:“听说还赔了一辆新车。”

    姜有为点头:“是!还赔了一辆新车。”这属于人家的私人行为,赔多赔少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事。

    老领导冷哼一声:“不像话!”

    不像话?

    这是说谁?!姜有为在心里转了一圈就明白了,这是说那位女干部的。你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你陪给人家一辆新车,可这一辆车下来也得十万上下吧。你一个机关上班的人,你收入是多少是有数据可查的。就是打着她那个所谓的表弟的招牌,可谁不知道,他表弟只是运输公司的一个司机。

    这就有个问题了:钱是哪里来的!

    难怪领导说是不像话,确实是不像话!这么个人,是怎么走到如今的位子上来的。

    同样头疼的就是那位背后的老板了,刘永贵揉着额头,听着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的声音:“……人家这次可是损失了十多万呢。我攒这么点钱容易吗?那林雨桐也是可恶……”

    这么愚蠢的,这么大大咧咧的拿出十万,真当别人都是傻子!纪W是吃干饭的!

    他这会子也懊恼:那时候还是年轻啊!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光长了皮肉,不长脑子的女人给拖下水了呢。

    见她还有喋喋不休的架势,他就说:“我联系了以前的老同学,给你在省W|D校争取了一个学习进修的名额,你先去镀镀金,过度一下……”其实是想把这个女人从风口浪尖上扯下来,就怕她那不长脑子的什么时候蹦出来再给坏了事。

    可孙娇娇当真了!

    一般去D校,要么是要提拔,要么是要坐冷板凳。像是她这种情况,她理所当然的是以为要提拔了。于是那十万也不心疼了,应的特别利索:“好啊!反正这段时间,我在单位也没什么事。”

    在单位都没什么事干了,就这还没察觉出问题来。

    人事关系就是晴雨表,大家都奔着急着跟你说话,有没有问题都乐意拉着你聊一聊的时候,这就证明你要高升了或者是你跟着的领导要高升了。等大家都开始躲着你,你在单位几乎是被闲置起来的时候,这就证明你要凉或者跟你关系亲密的领导要凉。她的那位局长大人哪怕是在医院泡病号,可这对局里的事情也是要过问的。作为秘书联络上下,应该是最忙的人才对。结果领导不用,下属不汇报,你还不知道要出事。

    这个蠢女人,只能先调开,等这边的事情了了,看怎么处理她吧。实在不行的话,干脆叫辞去公职,也送到外面去算了。

    如今,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次用到她,因此还得哄着。

    而林雨桐这边呢,先后接到两辆车,一辆是新车,折算价格跟今年孙娇娇从自家这里吃下去的好处钱差不多。还有一辆被大修过的车,别人修过四爷和不能放心,专门把车给常平,再叫人给重新看一遍,确定没问题了,这才敢用。修过的直接放在厂里,有个公事的时候也能急用。

    车才安顿好,晚上罗胜兰就到家里拜访了。

    老太太挺喜欢罗胜兰的,罗胜兰也是小户人家出身的,跟老太太也聊得来。只要在家,老太太做了好吃的就给她带一份。两人都不用出院子,站在两家的栅栏围墙上,递过去就行。一来二去的,倒是熟悉了起来。

    今儿过来,罗胜兰拎着两西瓜,这东西如今市面上还没有卖的,北方这边大棚里有没有出产就不知道了,只知道罗胜兰拿来的这个,“是进口的,空运来的。我拿两个来叫孩子们尝尝。”

    外面飘着雪,风刮的邪性。里面却暖和的秋衣上套马甲都热。老是口干舌燥的想吃点冰凉凉的东西。老爷子就感叹:“日子是好了!怪不得人人都朝钱看呢。这还真是只要有钱,就能过的跟皇帝的日子似的。”

    人人都当皇帝的日子好呢。

    林雨桐就呵呵的看四爷:问问某人去!屁股底下压着皇位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他要是说有多美好,那才是见鬼了。

    西瓜拿来了,从罗胜兰家拿到这边,在户外两分钟而已,瓜是也不会太冰的。顺手就切了一个,半个送到楼上去了,半个给端到客厅了。俩老人上楼去陪孩子吃去了,也是为了不打扰三个人说话。

    罗胜兰看着老人上去,扭脸接了林雨桐递过来的一牙西瓜,这才道:“孙娇娇服软了,上次咱们见到的那个石总杨总,今儿拜访我了。想叫我做个中间人,请你们吃饭。我跟你们说,这两人是带着诚意来的。”她笑着把西瓜籽吐出来,“就是不知道这诚意你们接还是不接。你们不用考虑我,我跟你们共进退。”

    四爷就笑:“罗总都觉得诚意足?”

    罗胜兰点头:“相当足!”

    林雨桐将嘴里的西瓜咽下去:“谁跟钱过不去?只要诚意足,也没什么不能谈的。”

    这两人本身就是京里那位引荐给孙娇娇,叫孙娇娇接待的,那必然是跟那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如今捧着诚意上门了,那就接着。

    饭局约在第二天晚上,老时间老地点。

    但这次,四爷和林雨桐连带了罗胜兰准七点进入御宴楼牡丹坊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在了。

    见他们来了,这两人起身就迎过来,老远就伸出手要握,说话也客气的很,话是怎么恭维怎么说。

    菜酒也是对方安排的,还贴心的给林雨桐和罗胜兰叫了热饮料。

    凉菜上来,酒过三巡,那边才表明来意:他们是带着大量的订单来的。

    这两人都是做对外出口贸易的。不管是罗胜兰的白酒,还是林雨桐这边的宫廷御品,最多的反而是厂里新生产的各种拌饭拌面的酱料,两人就笑:“世界各地,只要有华人在的地方,就没有不爱这个的。”

    订单量大的,以自家的产能,加班一年也干不出来的量。要是接下来,是非要扩大规模不可的。

    有人帮着打开国外的市场,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四爷言谈间对这两人多有试探,可惜,这两人估计只是跟那位老板有些瓜葛,此次跟自家和罗胜兰这边签合同,也是公私兼顾的事。但更多的,这两人便不知道了。

    等这合同签了,林雨桐还说准备叫加班的时候,四爷拦了,他手点了点合同:“你这怎么还当真了?这事成不了!”

    嗯?!

    林雨桐恍然:出口贸易,不试水就敢这么下单子?哪怕是后面有人叫两人这么干,两人也不敢拿老本往里扔啊!所以,除非两人知道,只管下单,要么是有人接着这边的货,要么是有人替他们出钱。

    谁也不能兜揽别人这么多的货,就跟谁也不会把自己的钱拿出来大水漂是一个道理。

    这个单子压根就完成不了。

    林雨桐就问说:“要不要给罗胜兰那边说一声?”

    “不用!”四爷就道:“她在商场上的本事要比你强。而且,她做酒的跟咱们做食品的又不同。咱们有保质期的,过期就坏了。她那边生产的是酒,最不怕放的东西。越放越值钱。”而且,每年必是会生产一定量的窖藏酒的。如果单子砸了,只当是窖藏酒就完了,不受影响。

    也对!

    果不其然,不过才三天,四爷接到了石山的电话。

    那位石总和杨总都被人打了,人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呢。既然知道了,四爷和林雨桐必是要去看看的,看看这戏是怎么唱的。

    这两人应该是真不知情被人利用了,因为他俩也是真的被打了。林雨桐和四爷去的时候,公安局的人正在里面问情况。

    两人在外面听了半天,差不多听明白了。有人威胁他俩,不叫他们在省内做生意。等警察走了,杨总就说:“我们来做了什么生意了?什么生意都没做!除了跟两位老总还有罗总签和合同……”

    这两人腿被打骨折了,肋骨还断了两根。

    杨总哭丧着脸:“那违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