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2章 监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一年的上海,新年没有半点气氛。

    弄堂门口挂了个纸糊的红灯笼,被寒风吹得东倒西歪,年味淡如水。

    炮火阻隔了交通,顾纭只收到了她母亲的一封电报。

    电报是她岳城的同学转给她的,她母亲和姐姐还都以为她在岳城。

    母亲在电报里说:“局势太乱了,如果岳城打仗,就回乡下老家去,钥匙在四叔家里。”

    四叔,是她继父的亲叔叔,他和四婶对顾纭母女挺好。

    顾纭让发电报给她同学,让同学帮忙回电,就两个字:“知晓。”

    她觉得还没走到那一步。

    过年报社休息五天,大年初四就上班了。

    顾纭领到了开年的第一份薪水,想着要买米,家里的米见底了,她平时晚上是自己回去做饭的。

    “得赶紧买米,米价和年前不是一个数,估计还要涨。”同事说。

    顾纭心中一慌。

    这天下班,外面又在下雨。雨势颇大,冷得刺骨,还刮了风。

    她的衣裳被雨打湿了,想着天气这么恶劣,怕是不好背米回家,街上黄包车都少了。

    可她又想起了同事的话。

    万一米价再涨,她这点工资都吃不上饭了。

    她犹豫着,就走到了米铺门口。

    不成想,米铺门口这么晚还排了老长的队,小伙计扯着嗓子喊:“一人买十斤,多了没有,先领票。”

    领票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伙计就把人看个眼熟,绝不容许多买一次。

    原本还有犹豫的顾纭,突然意识到:她如果今天不买米,可能就买不到了。

    她慌忙去排队。

    余光一瞥,她又看了那个跟着她的人。

    这人锲而不舍,不管刮风下雨都跟着。顾纭从最开始的惧怕,到了现在,瞧见了他反而安心。

    至少,有他天天跟着,她上班、下班都很安全。

    她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从黄昏排到了天黑。

    小伙计见她是单薄的姑娘,就说:“你买五斤吧,多了你扛不动。”

    顾纭忙道:“不,我要十斤。”

    小伙计没办法,给了她十斤的票。

    她去买米,交钱的时候一看价格,米是比年前贵了三倍,这还算是不错的。

    她一手撑伞,一手拎着十斤的米,脚上还是一双孤零零的高跟鞋,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她抱紧了米,站在路边等电车。

    电车到了,最近的车站离她住的弄堂约莫还有两里路。

    她坐了三十分钟的电车,下车的时候,有个妇人领着三个孩子也下车。

    孩子们都是半大不小的,一下子就朝她冲过来,她一个踉跄,高跟鞋崴了下,脚疼得不行,手里的伞被风卷走了,米撒了一地。

    那孩子的母亲反而还呵斥她:“你不看路?”

    然后又招呼自己的孩子:“当心当心,这一地的米,小丫头一点也不中用,旁人走路要踩到就滑倒了,你赔不赔?”

    等顾纭的脚疼缓和了点,那妇人已经带着孩子走远了。

    顾纭脱了鞋,看了下米袋,已经只剩下小半袋了。

    几个乞丐涌上来,把地上的碎米你抓一把我抓一把的,抓得七零八落。

    顾纭后知后觉愣在那里,被雨水打湿的身子略微发抖。

    她的伞早已不知被风吹到哪里去了。

    她抱着小半袋米,索性脱了鞋,一步步往家里走。

    脚伤得不重,就是崴了下。穿高跟鞋怎么可能不崴脚?只要脱了鞋,走路如常。

    这算是今天还不错的消息了。

    只是赤脚穿袜子走路,脚底板被路上的石子膈得疼。

    顾纭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扶住旁边的路灯杆子,让自己的脚歇一歇。

    寒雨还在往她身上浇,怀里那剩下小半袋的米,也湿透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黑影靠近,然后将她笼罩。

    顾纭吓一跳。

    一回头,看到洪门的那个流氓撑伞走了过来。

    他也不说话,把伞往她怀里一塞,然后打横将她抱起。

    突然凌空,顾纭吓得差点叫出声,手里的米袋和伞都快要落地,她慌慌忙忙抱紧了米、抓牢了伞,反而忘记了害怕。

    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在人家的臂弯里。

    这流氓人品不怎样,个子却是很高,又很壮,皮肤比一般人要黑些,就显得格外恐怖。

    “放下我,我自己能走!”顾纭挣扎。

    对方很冷淡,手臂箍紧了她:“我要交班了,谁有功夫跟着你慢慢往回走!”

    顾纭心中升起一簇簇怒气。

    她很想说:既然如此,就不要天天跟踪她!

    她是受害者,凭什么好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