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0章 玉藻怀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司玉藻的电报发出去一个月之后,陆陆续续收到了八份肯定的回复。

    她的同学马璇和徐景然都要来。

    她的师兄卢闻礼也要来。

    “师兄?”张辛眉一听这话,脸色就不是很好看,“有我忘记了的隐情吗?”

    司玉藻失笑:“没有,你如果不信,到时候自己看。”

    卢闻礼来了之后,张辛眉并没有放心。

    三年多的军旅生涯,改掉了卢闻礼那一身懒散气。他鸡窝一样的头发剪掉了,只留短短板寸。

    他原本就是个眉目俊朗的男人,又换了身整洁不起皱的衣裳,头发也清爽,整个人从气质上大变样。

    司玉藻也惊呆了:“师兄,你这人模狗样的,我差点不敢认。”

    卢闻礼道:“咋的,你们都说我变了,我以前很邋遢吗?”

    “是啊。”司玉藻道,“说不上邋遢,你那时候身上没异味,就是乱,衣裳乱头发也乱。”

    卢闻礼摸了摸自己的头:“现在不乱了吧。”

    他的视线落在了张辛眉身上。

    他笑着上前,对司玉藻和张辛眉道:“我第一次见到张先生,就觉得你们俩有戏。厉害啊学妹,还是被你追到手里,师兄敬你是条汉子!”

    张辛眉:“.......”

    他心里想这是什么鬼,他为何要对这两人不放心?

    真是白费了他一肚子陈醋。

    “师兄,你如果有了喜欢的人,我可以教你追啊。”司玉藻沾沾自喜。

    卢闻礼叹了口气:“我可能不喜欢女的。”

    司玉藻差点摔个跟头。

    “你喜欢男的?”她问。

    “我一个老爷们,喜欢什么男的?”卢闻礼道,“我可能比较爱狗。我们驻扎的村子里有一只黑狗,它被炸死的时候,我哭了三天,难受了好几个月,跟死了老婆似的。”

    司玉藻:“......”

    张辛眉:“......”

    张太太比较善良,张先生心里对卢闻礼做了评价:“此人有病!”

    早知道司玉藻的师兄都是这样的,他也不费劲去提防了。

    卢闻礼又道:“学妹,你上次不是让我去找你小姨吗?我一直没见过她。”

    当初司玉藻上了战场之后,两位副官也分别入伍。

    战时情况特殊,空中有了管制,司行霈的飞机不能再随便飞往上海,哪怕有军方的关系也不行。

    司家发电报,让渔歌回新加坡,一个人留在上海也很危险。

    顾轻舟知道顾纭也在,也给她发了一封。

    顾纭却说:“我不去新加坡了,我要去北平找我姆妈和阿姐、姐夫。”

    渔歌一个人回来了。

    她也算机灵,一路上坐车、坐船,两个月之后回到了新加坡。

    战事越来越激烈,上海也遭受了炮火洗礼,新加坡同样被日军围困,马来半岛丢失了一半,顾轻舟的消息再也传不到上海,她也没空去顾念其他人了。

    等日本投降,战争结束,已经是三年后了。

    她失去了顾纭的音讯。

    如今局势还紧张,司家情况又特殊,司行霈跟政府申请了好几次民用航道,都被拒绝了。

    所以,顾轻舟不好去上海找人。

    司玉藻只能发电报,让在国内的同学帮忙留意,顾轻舟也托了其他人去找。

    “算了,我姆妈都找不到。”司玉藻道,

    司玉藻忙碌了起来,安顿她接过来的同学。

    既要安排工作,也要安排生活,她事无巨细的操持着。

    忙得太累了,她突然就见了红。

    司琼枝让她到医院小住三天,留院观察,顾轻舟和司行霈吓坏了,急匆匆去医院看望她。

    司玉藻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怎么不跟我们说?”顾轻舟道,“这么大的事,你自己不注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