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42章 第一千八百二十 薄爸番,忍不住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楼落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知道”

    那人的吻就跟着落了下来。

    唇瓣的气息,都像是有种不知名的香,像是黄昏玫瑰的味道。

    但他明明从不用男士香水。

    楼落还在想是不是年轻的身体都这样。

    身上的职业套装已经被他解开了。

    能够察觉到变高的体温。

    不是他的,而是她的。

    他像是没有温度一样,却因为那份冷冽,更容易引起心悸。

    楼落没有刻意去抵抗,更何况她很怀疑,有谁能抵抗住他。

    无论是气息还是声音,以及那张脸,都足以让人难以拒绝。

    她是个成年人,发生这种事倒也不会太过慌张。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的性格。

    只是在她的想法里,不会这么快。

    偏清淡的性子,大概在这方面都不会太热情。

    她从来都未曾想过。

    也没有过亲密的人。

    倒是很早之前有过未婚夫。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也正因为他说过,她对他总是不够。

    忙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找他。

    也不会主动。

    所以两个人最多就是看了个电影。

    后来,她发现了他的心思。

    与其说是别人的介入,倒不如说是,他们本就感情稀薄。

    有些时候男人的奇怪之处在于。

    你发现了他的错误,由你提出分手。

    他反而会舍不得,甚至开始挽留,说什么:“我不是喜欢她,是你总是这样,让我的新鲜感都快没有了,为什么就不肯让我碰你呢。”

    楼落在这种事上,并没有很严格。

    既然是成年人,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她看着同样事业有成的男人,将钢笔放下:“是我们不合适。”

    那人怨恨过,她心狠。

    以至于还有一段时间,有人看到她都说,她会不会是在那方面太冷淡。

    事情过去的太久。

    以至于楼落现在想起来都是零零碎碎的。

    她记得当时有人提议说,让她也找个年轻一点的。

    现在还真的是一语成箴。

    楼落抬眸时,脖颈修长的好看。

    薄隐却不满意了,轻咬住了她的耳:“在想什么?这么不专心。”

    楼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专心了,酥麻感传来的时候,思绪有些空白。

    他像是比她还要难耐,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项里:“不要动,我怕我会忍不住,咬破你。”

    楼落确实感觉到了他皓齿带来的感觉,有些尖,有些痒,能将人所有的力气都抽走一般。

    她想去看,却被他按住了手腕,然后十指相扣。

    他好像很喜欢她这种反应。

    伏在她耳边低笑了一声,沙哑又性感。

    他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他怀里,身上的衣服已经是乱七八糟了。

    他的呼吸还在她的耳边,嗓音没有停下来:“你以前最喜欢这个姿势。”

    楼落没有说话,是因为一张嘴,或许连声音都会是断断续续的。

    很烫的体温以及一阵又一阵的酥麻,他像是丝毫都不会觉得累。

    楼落渐渐的失去了力气,想要逃脱。

    他却将她揽了回来。

    薄唇又落在了她的颈上。

    “嘶……”楼落轻拧了一下眉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