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四十七章 保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京阳城。

    早朝之时,百官沉默不语,气氛凝重至极点。

    武定肃穆而立,又瞥了眼曾玉,这位丞相大人此时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沉吟不语的模样。

    他自然知道此人大才,多受母皇倚重,但略微蹙起的眉头,显然也是有着大事烦心。

    ‘西南夷叛乱,原本只是小事……但北疆、东海相继出现不稳,这些化外蛮夷,究竟是何时串联在一起的?’

    作为太子,武定自然远比他人知道得多,也知晓得更快,心里疑惑非常。

    “圣人到!”

    正思索间,伴随着一个太监的公鸭嗓声音,群臣都是一个激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纵然武定,在家为子,但在这大殿之上,照样还是臣格,不得不跟着跪了下去,山呼万岁。

    “众卿免礼平身!”

    武雉穿着九凤皇袍,头顶冠冕,略施粉黛,掩去越发年轻的面容,显得雍容万端,缓缓在龙椅上坐了,又一摆手,声音响彻整殿。

    “谢陛下!”

    在这位以女子之身,却平推天下,更传闻覆灭过一尊天仙的女帝面前,群臣大气都不敢多喘,再三拜谢,才缓缓起身。

    武定与曾玉的位置极为靠前,这时自然可以看到在武雉的龙椅边上,还有一张椅子,平行而尊,却是空空荡荡,这是武雉执意为了吴明准备,之前为推行下去,还很是斥责了一批老顽固。

    “原本朕念在大武初定,百姓需要休养生息,更何况西南夷人,若开化归附,也是我天朝子民,方才给一线生机,想不到那些土司番王,竟丧心病狂以至此!”

    武雉直接冷笑开口,异常直接,令下方文武仿佛又见到了昔日那个乾纲独断,霸道果决无比的藩镇之主。

    “今有谁愿意为朕分忧,灭了此獠!”

    她冰冷说着,下方众臣却是立即感觉背后发凉,心里都浮现出一个念头:‘看来圣人也是暗愤良久,准备彻底解决此问题了!’

    “愿为陛下效死!”

    话音一落,右边一排武将纷纷出来表态,更是有些摩拳擦掌。

    都是一起打天下出来的老将,论兵事还真没有一个害怕的,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陈敬宗!”

    武雉凤目一扫,似有些满意,最后却从文官中点了一人。

    “陛下!”

    这陈敬宗乃是兵家圣者,用兵如神,在武雉起家初期屡立战功,后来为了侄子铺路,才转作文职,但此时在军中影响力也是惊人无比。

    当然,此时他年事已高,只想着做过这任兵部尚书之后就安安心心乞骸骨养老,以武雉的大方,赐封与荣养是少不了的,也是大大光宗耀祖了。

    但面对武雉,陈敬宗感觉自己又一下变成了半点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只是短短一句,额头就有冷汗浮现。

    ‘天威不测!’

    武定看着这幕,却是心里喃喃着:“母皇修为,当真越发深不可测了,单单点了个名,一位兵部尚书,一品大员,外加兵家圣者,竟然变得如此……”

    他非常清楚,这不仅是皇位的威慑,更是武雉本身的武道加成。

    “爱卿觉得,以何人为将,方才妥当?”

    武雉幽幽问着。

    “陛下乾坤尽在掌握,微臣愚见,不及万一……”

    陈敬宗深吸口气:“在朝诸将,皆可平乱,只是西南地处偏僻,易守难攻,若要收复县城,当需大军两万,民夫十万,若要犁庭扫穴,一举解决那些土司番部,则是非大军十万,民夫五十万不可!”

    这论断,就比林飞冲更加老辣,某些观点又不谋而合,令武定暗中点头。

    “嘶……”

    只是诸多文臣武将听了,却有些倒吸凉气。

    大军五万十万,那根本不算什么,但征发数十万民夫?恐怕整个大武都要伤筋动骨,稍不注意,就要大损国本。

    “自古精兵良将易得,而运筹后勤,条理无误者难得啊……”

    武雉抿了抿嘴唇,叹息一句,语气又略微加重:“只是陈卿,似乎还未说到底意欲保举何人?”

    “臣愚昧,张厅、鲍果、陈顺成三人,皆可为大将,总督军事!”

    陈敬宗叩首拜倒。

    “果然内举不避亲!”

    武雉微微一笑。

    “陛下,臣有本奏!”

    这时,一名文臣却是突然越众而出,叩首拜道。

    “嗯?礼部侍郎吴越?”

    武定瞥了眼这文官,一下就认了出来:“此人无缘无故,插什么手,令人好生费解?”

    只是接下来对方说的话,就更加令他坐不住了。

    只听吴越大声道:“张厅、鲍果将军皆是朝廷大将,陈顺成将军更不必说,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此等蛮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