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新妇回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重新沐浴更衣之后,房俊看着萧淑儿清隽秀美的俏脸依旧不满红霞,眉眼之间春意荡漾,便嘿嘿直笑。

    萧淑儿忍着浑身酸软,催促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启程吧。”

    房俊这才扶着她,两人出得门来,登上家仆早已备好马车,沿着布满积雪的山路缓缓下山,进入长安城,在崇仁坊门口汇合了府中派出的运送礼物的车队,这才转而前往宋国公府。

    宋国公府门口,萧锐领着一众萧家子弟,站在雪中眺望姗姗来迟的房家车队,萧嗣业冷哼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区区一个兵部侍郎,幸进的佞臣,焉敢这般托大,回门之日居然来得如此之迟,可将吾萧家放在眼内?迟早要让他好看!”

    萧锐回身瞪着萧嗣业,怒叱道:“嗣业,慎言!尔自幼跟随在姑奶奶的身边,难道尚不懂得谨言慎行、祸从口出的道理?”

    萧嗣业撇嘴,一脸不屑,他即看不起房俊,更不怕萧锐。

    不过是一群依仗家族底蕴、父辈权势窃居高位的纨绔而已,生下来便已经铺好了前程,无数人力财力将他们捧上耀眼的地位,娶公主,入庙堂,青云直上前途似锦,一辈子锦衣玉食安逸享乐,然而终究亦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那房俊看似军功颇多,可哪一次是他自己冲锋陷阵斩落敌首换来的?还不是仗着兵甲坚利横冲莽撞,无数兵卒的鲜血性命堆出来的!

    而自己呢?

    同样是出身名门,却时运蹉跎,本来自幼陪在姑奶奶的身边,生长在大隋皇宫,受到大隋皇帝的喜爱,只需长大成人便能够得到旁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资源,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可谁曾想,大隋居然亡了?

    自己不得不跟随姑奶奶萧皇后被乱军带到了聊城,之后窦建德破城,一干大隋皇亲贵戚皆被安置于武强县。时突厥处罗可汗的妻子义成公主是萧皇后的小姑兼隋炀帝堂妹,因此关系,听闻萧皇后落于窦建德之手,遂央求处罗可汗遣使恭迎萧皇后。窦建德不敢不从,于是他便又跟随萧皇后便随使前往突厥,奉炀帝孙杨政道为主,流亡定襄。

    那一年,自己才八岁!

    本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锦衣玉食的大隋皇亲,却终年与一身腥膻之胡人为伍,读不得书,写不得字,唯有策马扬鞭在辽阔贫瘠的草原上驰骋放荡,握刀引弓在阴山的山麓里行猎为乐,壮志难酬,虚度年华。

    整整十年之后,李靖才率领大唐铁骑攻破阴山,俘虏颉利可汗,连带着迎接萧皇后以及一众大隋皇亲,返回长安……

    那一年,自己十八岁。

    正是青春激扬、壮志冲霄的年月,见到了英武果敢气吞天下的李二陛下,因自己在胡族闯下来的威望,官拜单于都护府长史,统领内附的突厥部众数万人!

    自己的功业,非是仰仗家族,而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

    凭什么这些个纨绔子弟,却能够窃居高位,声名彰显,还在自己之上?

    他素来桀骜,真心不服!

    萧锐看得出他一腔愤懑,心头自然火气陡升,却也拿这个年岁与自己相当的侄子没什么办法,只得厉声警告:“房俊眼下乃是萧家的女婿,是家族的姻亲,更是朝堂上的同僚,吾两家之关系,攸关家族利益,尔若敢胡来,当心父亲饶不得你!”

    萧嗣业默然不语。

    他所有的愤懑和屈辱都来自于家族,但是他清楚,他的未来离不得家族……

    萧锐这才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换上一副笑脸,亲自下了石阶,远远的便向房俊拱起手,笑道:“今日天将瑞雪,实乃普世之吉兆,吾等得知二郎拨冗前来,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快快请进!”

    台阶之上,萧氏子弟各个脸颊抽搐,几欲以手覆面,无颜见人。

    兰陵萧氏何等清贵之门第?

    此刻居然面对一个女婿做出这等毫无气节之神态,就算明知房俊前程似锦,登阁拜相几成定局,但好歹也保留一点矜持行不行?这若是传扬出去,萧家几乎成为关中笑柄……

    房俊回了一礼,搀扶着萧淑儿下车,然后笑吟吟的看着台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