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展望未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分明很简单的一个战略,可是朝堂之上的宰辅们,为何要制定那么复杂、多路进军的方案出来?

    是朝堂上那些大佬、名将们没有房俊更懂得军事?

    这不能够啊……

    大唐立国,朝堂上的那些个名将都是一场一场大战打出来的,爵位是以一场一场胜利堆积出来的,固然各有谋算、各有阵营,但是却无一个尸位素餐浪得虚名之辈!

    如此多的大佬,比不得一个房俊?

    若说天下敛财之术无人能出房俊之右,李承乾信;可若是说行军布阵之道,满朝文武比不得一个房俊,打死李承乾也不信。

    答案显而易见,正如房俊刚刚所言那般,这是一场国战,更是一场攫取功勋的饕餮盛宴,每一个势力、每一个阵营、每一个武将,都要在其中分润一份功勋,谁敢阻挠他们,谁就是举世为敌!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断人家的功勋,那更是比死不休!

    这等情形之下,就算李二陛下明知道这样的战略会严重的拖延进度,却也不得不妥协,来顾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分配。

    而自己居然想着让房俊攫取首功,以此达到加官进爵的目的,简直太过天真……

    李承乾有些懊恼,颓丧道:“孤是否当真不是做太子的料?”

    这是房俊自己看的清楚,否则若是按照他所说的前去抢攻,必成众矢之的,父皇不会维护,大臣们不分阵营派系群起而攻,即便是房俊,最后怕是也只能黯然陨落。

    这令他深受打击,不由设想,若是魏王、吴王在他这个位置,是否依旧会做出这等近乎于愚蠢的举措?

    答案很不幸,是否定的……

    房俊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更不至于因此便认为李承乾毫无政治天赋:“殿下何出此言?没人是天生的什么都会,微臣所站的地位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殿下未能识破其中关系,乃是正常。再者,天底下没人是什么都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便事事都做得好的,身为上位者,不必自己事必躬亲,只需能够引导臣子、能够虚心纳谏,便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上位者治人,殿下只需分辨臣子的才能,将臣子放在尽可能适合的岗位上,便可垂拱而治,高枕无忧矣。”

    没有人是全能的,一个帝王执掌如此庞大的帝国,方方面面都要兼顾,政治,军事,经济,怎么可能尽皆了如指掌,全都做出正确的指示?

    诸葛亮事必躬亲,到最后累死五丈远,蜀国不还是消散灭亡?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那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李承乾跪坐起来,肃容道:“谨受教!”

    此乃帝王之术,东宫诸位老师固然学识渊博,亦曾讲授这般为君之道,却绝不是房俊这般直白浅显,反而要骈四俪六引经据典,而后给出的答案亦是模棱两可,似是而非。

    至于是否能够从中学到真本事,则要看你自己的悟性,甚至于领悟出来的东西对错与否,都不会干脆肯定的给予解答……

    非是老师们将学问藏着掖着,事实上,自古以来所有的帝师都是如此,绝不肯手把手的教导皇帝亦或是太子“你应当如何如何”,这是生存的智慧。

    不然,稍有过失便会成为帝师的责任。

    谁敢承担这样的责任?

    也唯有房俊这等既有着超越时代的见识,有对于古代官场之忌讳了解不深的“棒槌”,方才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这种话来,否则一旦被认为是在蛊惑太子“消极怠政”,“奸佞”之名当即坐实,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偏偏李承乾对此甚为受用,他本就是有些懦弱的性子,不够果敢,让他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