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指点江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纵然如今李二陛下已经不再存着易储的心思,却并不代表李承乾便得到了一致的拥戴。

    每个人的利益不同,述求不同,阵营自然便有所不同。

    关陇集团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军方一派,对于太子身后站着的山东世家素来不对付,想要维护或者扩大自己的利益,他们要么清除掉太子身上的山东世家印记,要么干脆换一个太子。

    然而太子本身是没有什么阵营的,他身上的所谓印记,尽皆是皇帝所赋予,以山东世家打压关陇集团,这就是皇帝的目的。

    政治需要平衡,而平衡需要妥协,这些道理关陇集团都懂,但是懂不代表能够接受,所以他们奋起反击,使得皇帝在开国之初打压山东世家之后意欲再一手扶持起来的企图彻底落空,登基十余年,整个朝堂之上也仅有张行成一人登上高位,却也是昙花一现。

    甚至于他们差一点就连太子都给废掉了,一手扶持他们的代言人晋王李治上位……

    只可惜功亏一篑,晋王李治被皇帝圈禁,关陇集团在朝中的影响力受到打压,利益受到空前的损失。

    嫌隙越来越深,关陇集团不相信太子将来登基之后会善待他们,所以这个时候岂能任由太子监国稳如泰山,地位越来越坚实?

    而江南士族则有所不同,兰陵萧氏乃是江南士族之首,却没有整合为一的能力,说是自各为政亦不为过。而且江南士族距离关中太远,没可能直接插手储位之争夺,政治上的述求并不强烈,最关注的还是各自的利益。

    要么居心叵测心怀异志,要么蝇营狗苟各有盘算,人心两散、利益相悖,这等情形之下监国,岂会是一个好差事?

    稍有不慎,便会被人捉住错处,危及储君之位……

    说到此处,李承乾看着房俊,沉声道:“满朝文武,唯有二郎才可令孤信赖倚重,然而孤却等不得二郎太久……”

    依照李二陛下的意思,房俊此刻的官职爵位便算是到头了,往后再想有所擢升,那也得等到太子登基之后,施恩为重,这是新皇登基的手段,否则眼下就给升官升到头了,何以对新皇感恩戴德?

    然而李承乾却有些等不及了,放眼满朝文武,有谁能让他真正毫无保留的信任?

    等到自己登基的时候在擢升房俊进入中枢,黄花菜搞不好都凉了……

    故而,他盯着房俊,满怀期望道:“眼下孤尚能坚持,可是东征一役,二郎能要率领水师打出威风来,夺得首功,韬光养晦是不可取的,远水解不了近渴,时不我待呀!”

    萧淑儿在一旁跪坐,为两人斟茶,心中犹如翻江倒海,震撼不已。

    都知道太子与房俊亲厚,可是谁能相信,居然倚重信赖到这等地步?这其中固然有太子性情懦弱的原因,但是房俊在其心目之中的地位,却绝对属于不可替代!

    否则,堂堂储君,何以说出这等近乎于求助一般的话语来?

    只要郎君答允下来,在东征之时率领水师奋力拼杀,无论结果如何,是否能够得到首功,都算是为了太子而战,太子亦必须领这份人情……她不敢插言,只能一脸希冀的看向房俊。

    孰料,房俊非但唯有一丝半点受宠若惊的意思,反而苦笑一声,摇头道:“怕是殿下要失望了,非是微臣不肯戮力拼杀,而是东征一役……微臣怕是没有什么功勋能够捞到,顶了天就是一个中规中矩……”

    李承乾不解:“水师兵强马壮舟楫如云,又有火炮这等神威如狱之利器,二郎为何这般不思进取?”

    水师之战力,早已无需赘言,而右屯卫之兵卒各个精壮,在薛仁贵等人操练之下,早已不逊色于其他十六卫,兼且是大唐第一支全部募兵制的军队,军械装备、后勤补给尽皆一流,手里握着这么两支实力强悍的军队,怎能说出“中规中矩”这样的言语?

    这简直就是不思进取,打算混日子?

    没道理啊!

    谁会放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