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昔年恩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高祖李渊生了将近二十个公主,其中称得上端庄贤淑、恪守妇道的,寥寥可数,大多数作风放荡恣意妄为,豢养面首、红杏出墙,实乃家常便饭,大抵是由于李唐皇族有胡人血统之缘故,生活作风之糜烂,自古以来定鼎天下的皇族从未有之……

    李唐皇族自己不将生活作风当回事,久而久之,天下人渐渐也不将其当回事,每当听闻皇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习以为常。

    房俊之前倒是未曾听闻丹阳公主有这方面的问题,不过想到成亲之初,丹阳公主嫌弃薛万彻愚笨,虽然不敢擅自合离,后来看薛万彻不顺眼是肯定的,如此找一个模样俊俏善解人意的相好,似乎也顺理成章。

    看着薛万彻魁梧的身躯、粗豪的相貌,与时下涂脂敷粉的奶油小生截然不同的另类气质,房俊不仅有些物伤其类。

    他们两个都是以阳刚气质取胜的类型,论起容貌之精致,实在是拍马难及,事实上大唐公主大部分也都不喜欢这种粗犷阳刚的猛男,倒是那些阴柔俊美弱不禁风的花美男,更受青睐。

    比如那个容貌俊美到足以令房俊羡慕嫉妒恨的辩机……

    还好自己来自于后世,耳濡目染那些房中秘术无数,床上交欢只是总是有新鲜的姿势,经验、理论皆非这个信息闭塞的时代中绝大多数男人可比,薛万彻就悲催了,长得不符合丹阳公主的审美,又不懂讨人喜欢,就连成亲之时如何入洞房都需要李二陛下这个大舅哥教导一番……仔细想想,似乎悲剧早已注定。

    壶里的酒喝了一半洒了一半,薛万彻抖几下酒壶,没有酒水流出,便顺手丢在一边,翻个身,继续说胡话。

    “……吾薛万彻,乃是马背上搏杀来的功名,万军阵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那小厮能干什么?老子一只手就拧断他的脖子……他哪里比老子强?这口气老子忍不了,姦夫淫婦,必手刃之……只可怜吾那孩儿,虽然才刚十一岁,旦雄姿矫健,有朝一日定然能够为翱翔天空的雄鹰,却要被吾所牵累,一生一世抬不起头……呜呜呜……吾真是个废物啊,除去上阵杀敌,什么也不会,连一个女人都不能降服……愧为人也……”

    这厮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嘟囔,忽然一翻身坐了起来,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房俊。

    房俊吓了一跳……

    “还有酒没?”

    “呃……有。”

    房俊将半坛子酒递给薛万彻,这厮抓住酒坛子,咚咚咚一口气喝了一半,喘了口气,叫道:“好酒!”

    然后眼珠子发直的盯着房俊,道:“二郎何故在此?”又抬头看看身边环境,问道:“吾在何处?”

    房俊道:“大将军刚刚手刃丹阳公主,阖府上下杀了大半,趁着大雪逃至此处,某见你神情悲愤、痛不欲生,不忍一世英豪落得最后车裂之下场,故而以毒酒相赠,送你最后一程。”

    “啊?!”

    薛万彻大吃一惊,色变道:“吾杀了丹阳?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吾也只是心中想想,没想当真杀了她呀……纵然吾杀了丹阳,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你这混账喂吾毒酒,吾此刻死去,岂非是畏罪自杀?娘咧!房二,吾一世英名,丧于你手矣!”

    这厮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房俊嘴角一抽,不屑道:“呵呵,满嘴狠话,事到临头却不过是银样蜡枪头,就你这样的,还敢吹嘘什么万军阵中取上将首级?老婆偷人,这世上多了去,要么提刀拔剑手刃姦夫淫婦,纵然国法难容,到底是条刚烈的汉子,要么缩起头来,视如不见充耳不闻,纵然被世人耻笑,却也保全自身,荣华一世……似你这般想要下手却不敢,反而要一逞口舌之欲,堂堂薛大将军,一腔豪勇已被荣华侵蚀,就只剩下这么一张嘴了?”

    “放屁!”

    薛万彻面红耳赤,梗着脖子道:“吾战阵厮杀,手上亡魂无数,区区一个公主,一个小厮,有何不敢?那丹阳不是已经被吾杀了么?那贱妇死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