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权衡轻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二陛下虽然强硬,却绝不刚愎。

    面对危局,他能够勇往直前“杀兄弑弟”,而后登基大宝,亦能够广纳谏言,励精图治。

    这是个少有的明白人。

    然而再明白的人,也会有自己的脾气和逆鳞,刚刚房俊那一番话,虽然明着是表达了吴王理解他这个父皇为难的意思,但是暗地里,未尝就没有“有些事情即便你是皇帝你也说了不算”的意味夹杂其中。

    这让李二陛下甚为不爽……

    老子天下至尊,富有四海,这锦绣江山百年之后自然是要传承给自己的儿子,至于哪个儿子多一点、哪个儿子少一点,全在于他圣心唯运、乾纲独断,岂能被别人绑架意志,不得不违心做出决定?

    此刻,他已然倾向于敕封吴王为新罗之主。

    况且,他还有更深一层的考量。

    太子仁厚,人所共知,将来登基大宝,定然对友善兄弟、亲近姊妹,李氏皇族有这样一位仁爱之帝王,自然可以使得社稷稳固。然而,太子仁厚,谁知太子之继任者如何?

    隋文帝一统山河励精图治,到了隋炀帝,倒行逆施恣意妄为,如画江山被他折腾得千疮百孔乌烟瘴气,天下烽烟处处民不聊生,最终断送了大隋国祚,步入大秦二世而亡之后尘。

    纵然再是英明神武之帝王,亦不能避免子孙不肖这等无法掌控之事物……

    假使将来,中枢强悍,纵然新罗一地富裕昌盛,又岂能染指国祚?而若中枢倾颓、政局飘摇,吴王据新罗一隅而反噬中枢,可见中枢已然糜烂至何等地步,即使没有新罗藩国反戈一击,亦必然天下有鹿英雄共逐之,最终李唐国祚断绝,子孙飘零。

    无论太子亦或是吴王,皆乃他的骨血,肉烂了还是在锅里,总比别人叼走强的多……

    如此,亦能鞭策太子,不得怠政,要励精图治、砥砺前行,否则便有弱干强枝之祸,令其时刻警醒。

    唯一的顾虑,便是太子的反应……

    想了想,李二陛下道:“汝出征还朝,还未来得及前往东宫觐见吧?”

    房俊忙道:“的确如此,微臣准备了一些礼物,意欲送给太子殿下,作为殿下新添麟儿之贺仪。”

    春日里,李承乾添了一位第三子,取名李厥。房俊当时是送过贺仪的,只是此次前往倭国、新罗,这一圈下来倒也收获了不少奇珍异宝,就想着给李承乾送去一些。

    再好的关系,也得注意日常维护,时不时的送点礼,总归是好的……

    不过明目张胆的给太子送礼,被御史言官们得知,难免给他扣一个“谄媚”的大帽子,房俊固然不怕,到底恶心,便随便寻了一个“贺仪”的借口,就算谁都心知肚明,却也不话可说。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道:“行啦,朕心中自有计较,汝且退下,去往东宫吧。汝跟太子交厚,时常要谏言其勤政爱民,身为储君,当胸襟广博,不可玩忽懈怠,更不可斤斤计较。”

    房俊何等人?

    说是“掀须尾巴动”亦不为过,脑子转了一圈儿,便明白道李二陛下言语之中的意味……

    当即心领神会,施礼道:“微臣晓得,陛下放心,微臣定然多多谏言太子殿下,当效仿孝惠,内修亲亲。”

    “孝惠”,即为汉惠帝。

    作为刘邦与吕后之子,惠帝刘盈却没有丝毫暴戾之气,性情绵软宽仁。

    “内修亲亲”,乃是东汉大儒班固对刘盈的评价。

    刘盈生性仁慈软弱,汉高祖认为他不像自己,常想废掉刘盈,改立戚夫人之子刘如意为太子,因为刘如意像他。戚夫人受到宠爱,常随汉高祖到关东,日夜啼哭,想立刘如意代刘盈为太子。吕雉年纪大,常在家留守,很少见到汉高祖,和汉高祖日益疏远。刘如意受封赵王后,有几次差点取代刘盈的地位,幸好大臣们力争,再加上张良“商山四皓”之计策,刘盈才得以保住太子之位。

    汉高祖去世。同年五月十七日,太子刘盈即位,是为汉惠帝。汉惠帝即位后,尊奉其母皇后吕雉为皇太后,并由吕雉临朝摄政,朝臣皆称吕后。

    吕后怨恨戚夫人、刘如意母子二人,便下令把戚夫人关在宫中永巷里,剃去头发,带上刑具,穿上土红色的囚服,做舂米的苦活,还派使者召刘如意进京。刘盈得知此事之时,刘如意已经启程,还未到京城。刘盈仁慈,知道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