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太子溅血,事儿大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耗费军饷?

    没关系,我有钱……

    所以我任性!

    看着一脸嘚瑟的房俊,李泰差点给气疯了!

    他今天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去描绘,失落、绝望、憋闷、愤怒……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短短的半天纷至沓来,令他恨不得手持一根长戟将天捅个窟窿,又或者嚎啕大哭一番……

    李泰从不觉得自己轻浮易碎,可是今天,却觉得自己似乎每时每刻都濒临崩溃!

    尤其是面对房俊的时候……

    这棒槌总能肆无忌惮的直接挑开他的伤口,然后血淋淋的撕开!

    娘咧!

    老子抱你儿子下井了还是怎地?

    暴怒的李泰抓起桌上的酒杯就朝房俊到底投掷过去,旁边的李治急忙站起阻拦,伸手拽住李泰的胳膊,叫道:“四哥,不要!”

    却不料使得李泰手臂一歪,那酒杯便斜斜的飞出去,正巧飞上旁边正欲说话的李承乾额头。

    啪!

    酒杯崩碎,洁白细腻的碎片儿散落一地。

    殷红的鲜血从李承乾额头涌出,顺着眼角脸颊滑下……

    厅中一片沉寂。

    房俊嘴角一抽,看着血流如注的李承乾,不知说什么好。

    你这运气,咋这么背呢?

    李治已然大叫一声,扑上去捂住李承乾的额头,吼道:“来人,叫御医,叫御医!”

    李承乾面色如常,推了推李治,没推动,顺手摸了一把脸,手上尽是温热的鲜血,柔声道:“何必如此惊慌?小伤口而已,莫要惊动太多人,不碍事,不碍事。”

    李泰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

    房俊上前看看,见到伤口并不深,只是碰巧额头的皮肤太薄,被酒杯割破了一点,看上去挺吓人。

    心里松了口气,却仍忍不住瞅着李泰揶揄道:“魏王殿下不必害怕,不太子之伤不碍事的,暂无性命之忧……”

    李泰眼角跳了跳,想要骂人……

    不碍事?

    事儿大了!

    李承乾可不仅仅是他的兄长,更是国之储君!

    储君亦是君,万金之体,岂可轻易受伤?更遑论乃是被人用酒杯掷伤……这若是一个内侍或者宫女所为,处罚之法很简单,打死没商量。

    最可恶的是房俊最后那句“暂无性命之忧”……

    那就是有可能危及性命咯!

    弄伤了是一回事,毕竟李泰是亲王,是太子的兄弟,一时失手,有情可原;可危及性命了,那就完全是另一码事!甚是被御史言官们知道了,极有可能给李泰扣上一个“以图谋害储君”的罪名……

    那可真是要命了!

    李泰两眼喷火,他现在就想一口将房俊给咬死,这厮怎地这么缺德呢?

    李承乾自己自然知道受伤一事事关重大,极有可能引起某些心怀鬼胎之人推波助澜横生是非,便瞪了房俊一眼,无奈道:“二郎休要故意气青雀,不过是一时失手,碰破了一点皮肉而已,万万不可胡言乱语,横生是非。”

    李治也劝道:“是啊,姐夫莫要胡说,万一被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知道,会出大事的!”

    房俊见到李承乾的伤口无碍,便好整以暇的坐着,斜眼睨着李泰,道:“哎呀,微臣这人嘴巴不严,一生气就爱乱说话,谁知道哪天生气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说出去了呢?”

    李泰怒视房俊,脸都白了……

    看着房俊这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恨得咬牙,却不敢造次。他倒是光棍的说一声“你爱咋咋地”,可房俊这个棒槌万一任性起来,当真见人便说而且添油加醋,事情就麻烦了!

    他李泰可不是孑然一身,有王妃,有侧妃,有儿子……一旦自己被朝中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给盯上,搞不好下场将会机器凄惨……

    这会儿可不是置气的时候。

    可然他去哀求房俊别到处乱说,又做不到,心里正气着呢,只好起身冲着李承乾一揖及地,满是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