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我们要成为文化的先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等光洁莹白且柔韧无比的上乘纸张,固然比不得猷州出产的上等纸张,但相差亦是不多。

    然而仅仅售卖一刀一百文?

    “一刀”这个量词其次并没有太准确的定义,纸张造好都是大张,最初的时候是将其一张张铺设整齐,未曾经过剪裁,未染些许墨汁,手起刀落,厚实的一摞站坯子旋即被劈开,毛边都不飞,斩断之后方便包装。而这一刀能够斩断多少纸张,就被称为“一刀纸”。

    但是后来就只是将五十张、七十五张、亦或是一百张纸称为“一刀”。

    李泰瞅着眼前的纸张莹白如玉、纤薄如蝉翼,很明显一刀纸便是一百张,售价一百文,便是一文钱一张,简直便宜到了极点!这些商贾将这种竹纸买回去,轻轻松松卖个一张十文八文,简直就是暴利!

    房二是傻了么?

    自己不赚钱,却将利润让给卖纸的商贾,这可不是那棒槌的作风……

    果不其然,未等商贾们欢天喜地多久,便听那老者又道:“诸位虽然是商贾,但平素多与读书人打交道,甚至家中子侄便在刻苦读书,以期将来能够科举高中,光耀门楣。”

    商贾们齐齐点头。

    这年头商贾纸地位极其低下,虽然因为朝廷历经税法的改进,使得商贾的地位稍有提升,但是相比那些读书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官本位的社会里,有多少钱都是白扯,只有当官才是硬道理!

    一介商贾勤勤苦苦累积数代,方才可能积累下一些家产,然而若是一旦惹上官司,顷刻之间便会一贫如洗,甚至破家灭门亦不是不可能,钱再多有什么用?

    多少钱也不如一个读书人!

    老者又道:“那大家更应当知道,寒门子弟想要读书进学,是何等困难之事,不仅仅良师难觅,更重要的便是读书的消耗实在太大……一个稚龄幼子从小读书直到科举高中,不说别的,单说着消耗掉的纸张得有多少?现在市面上最次的纸亦要五六文钱一张,价值相当于一斗米,寒门子弟如何读得起书?”

    码头上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先是被这边热闹的情形吸引过来看热闹,来了之后,却被老者的话语吸引。

    但凡能够在码头上讨生活的,又有几个是世家门阀出身?

    谁都知道读书好,读书不仅可以明理,更可以当官……然而,书,不是谁都能读得起的。

    现在市面上渐渐有价格极低的书籍售卖,往往一上市便被抢购一空,只可惜数量还是太少,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纸张的价格居高不下,导致印书的成本将不下来。

    若是房二郎的纸厂当真能够将纸张的价格压制得如此便宜,那么印书的成本必然大大降低,到时候书价降低,岂不是人人都读得起书?

    纵然是商贾之家不得科举,可谁会嫌弃书读的少?

    最起码若是自家子弟能够读书进学,能写会算,当一个账房也绰绰有余吧……

    人群越聚越多,各个神情振奋。

    那几个纸商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那老者又说道:“吾家二郎深受陛下器重信赖,忠君报国,自然不在话下。故此,二郎打算成立一个‘大唐文化振兴会’,凡入会者,必须保证每一刀竹纸的价格保持在一百文,不得哄抬价格,不得售往域外,才有销售这等竹纸之资格,并且可以销售之后不久由皇家印刷厂印制的书籍典册……”

    商贾们一片哗然。

    这开什么玩笑?

    一百文进来,一百文卖掉,不仅一文钱赚不到,还得搭进去人手店面,玩呢?

    有人好奇的问:“皇家印刷厂……是个什么?没听过啊!”

    旁边有人附和,印刷厂,是印书的作坊么?

    那老者嘿嘿一笑,脸上的褶子都在放光,下巴抬得高高的,道:“这是采用了吾家二郎发明的新式印刷术印制书籍的工厂,全称叫做‘大唐皇家印刷局’,很久之前就已经成立了,只不过因为尚有一些工艺上的问题需要改良,所以并未对外公布。印刷局是附属在大唐文化振兴会之下的,所印刷的书籍包括四书五经诸子百家,而且所有的书籍都会以成本价出售,绝不从中赚取一分一毫!”

    商贾们一阵无语。

    房二郎钱多的花不完,开始败着玩儿了?

    造纸也不赚钱,印书也不赚钱,多大的家业也得迟早败光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