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形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夕阳西坠,最后的一抹光彩在天边消散,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丘府被林立的白幡彻底覆盖,无数和尚道士从终南山被请入丘府,一场接着一场的法事徐徐展开,一阵阵鼓磬之乐哀婉悠扬,在黄昏的长安城内远远的传开……

    整个长安城尽皆笼罩着一股严峻的气息!

    不仅仅是此刻城南房家湾码头右武侯卫与皇家水师的对峙随时都会发生火并冲突甚至席卷整个京师,更是因为丘神绩的死,对那些世家子弟们带来的震撼……

    长安城权贵无数,王侯公卿功勋贵戚比比皆是,老一辈之间固然有些矛盾、龌蹉,但或是碍于颜面或是碍于陛下,所以就算彼此看不顺眼,大多亦能够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保持克制。

    但是对于各家子弟们来说,顾忌就小得多……

    是以,因为昔日的仇隙结下的怨恨,便会因为无意之间的一次打斗、一次利益的争夺、甚至是走在街上不经意间的一个注视……都会引发出严重的后果。

    这几乎已经成为长安城内的常态。

    不过大家到底还是有所忌讳的,哪怕相看两相厌,恨不得一刀捅死对方,却也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有矛盾没问题,有争执也可以,但若是谁家突破了“人命”这个底线,就得做好被李二陛下雷霆怒火倾泻到头顶的准备……

    故此,长安城里纨绔子弟们斗得再烈、打得再狠,却极少出现要人命的情况出现。

    直至房俊这个棒槌横空出世……

    先有莫名其妙死掉的长孙澹,现在又有丘神绩惨死扬州西津渡尸体却出现在长安,再加上生死不知的长孙冲,以及若干断手断脚之辈……房俊之赫赫凶名,从未有现在这般震慑人心!

    尤其是那一句“陛下您不管,我来管”音犹在耳……

    本就“出逃”大半的长安城内之世家子弟,此刻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有人都被恐惧笼罩,唯恐在此招惹到房俊这个凶神,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死掉。

    虽然长孙澹、丘神绩的死因并未证实乃是房俊所为……可万一是呢?

    没人敢去冒这个险,所以房俊的名讳几乎成为世家子弟的禁忌,谈之而色变。

    因为丘神绩的死,整座长安城都陷入一种恐慌……

    *****

    苏定方拒绝了房俊去房府暂住的提议,而是选择前往大理寺。孙伏伽固然公事公办,认为苏定方虽然有嫌疑却尚达不到收监入狱之程度,却也乐得苏定方在视线之内,故而安排官吏收拾了大理寺的一间书斋,权当临时的客房,安置苏定方居住。

    房俊心事重重的回到府中,径直去了房玄龄的书房。

    房玄龄正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水,捧着一卷书册颇有滋味儿的读着,对于迈步走进的房俊视而不见……

    房俊一阵无语,心说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儿子?

    这都快要弄成幕后真凶了,您却没心没肺的一点着急上火的模样都看不出来……

    “咳咳,父亲看得什么书?”

    坐到房玄龄的对面竹椅上,自顾自的拿起茶盘里的茶杯斟了一杯茶,“咕嘟咕嘟”一口饮尽,房俊好奇问道。

    “《山海经》。”房玄龄眼皮都未抬,随口说道,眼神依旧注视着泛黄的书册。

    房俊愈发好奇了:“父亲也会喜欢看这等山野趣怪的杂书?”

    “无知!”房玄龄终于放下书册,教训道:“只要是书,记载的便是知识,知识之积累便是通过书籍代代相传,文明才能昌盛,子曰‘三人行必有吾师’,何来正书、杂书之谈?”

    “父亲高见,吾不如也。”

    房俊肃然起敬。

    在这个为了知识流派往往争斗得头破血流,法家、儒家等等百家虽然趁机却依旧蠢蠢欲动的年代,能够说得出这等毫无芥蒂的话语,方才是真正的学者。

    房玄龄又道:“再者说,《山海经》又怎么会是什么山野趣怪的杂书?固然书中记录之珍禽异兽吾辈并未所见,却也不能代表其便是虚构之物,天下何其之大,大地何其之广?山外有山,海外有海,吾等未见过,便不承认其存在,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何异?何其蠢也!”

    房俊愣了半晌,心道难不成咱这老爹也是穿越者?

    古往今来,《山海经》皆被认为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