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95.烟火人间(29)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烟火人间(29)

    林雨桐拿着郝宁的资料来回的看, 这郝宁跟姜有为是同学, 也都是人到中年了。可从郝宁的资料上看,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婚史,这就比较奇怪了。

    往后扒拉二三十年, 想单身都不容易。单身狗能被一家子七大姑八大姨给围攻了。更何况放在如今, 甚至再往前追朔个十来年,从郝宁到了婚恋年纪算起, 那个时代,二十三四岁不结婚, 人家都说你是老姑娘了。别说什么女人有事业单身之类的话, 那时候哪里有什么所谓的事业。

    一般家里有长辈干预,是不可能不考虑婚事的。家里的压力一般人真心受不了。

    所以,林雨桐又翻郝宁的社会关系, 她的母亲在十五年前去世了, 然后其他的社会关系里, 只有继父, 继兄和继姐。

    关于她的社会关系,一共就这些。三个人集中在一起也只有一页的纸。而这一页纸反应出来的问题也很有意思。

    她的继父毕业的院校,后来工作的学院,竟是跟郝□□都重合在一起的。

    也就是说,郝□□跟郝宁的继父, 还是同学的关系。而后来, 都曾在同一所大学里任教。可从那场浩劫开始, 两人的轨迹就发生了变化。郝□□被打倒了, 下放到农村住牛棚去了。可郝宁的这位继父,却一直在院校里担任领导职务。档案上没有具体的职务,只有‘后勤管理’四个字。

    可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后勤管理是多大的实权!

    也就是那种情况下,郝□□夫妻离异了。郝宁的母亲带着她嫁给了她的继父。至于她继父的原配,是离异了还是已经死了,资料上倒是没有。这位继父在七十年代末,从省城的这所院校调离了,调到北原市一所技校做了校务主任,如今依旧还在这个岗位上。可见,这位在那□□时期,并没有充当什么光彩的角色。以至于拨乱反正之后被闲置了。

    看到这里,林雨桐就将当年的事情还原的差不多了。这样的事,四爷还亲历过,有什么稀罕的。可就算这样,四爷那个原身也未必就长歪了。

    她摇摇头,心里有些无奈。这个继父沦落到最后那样的情况下,他是没有本事给郝宁安排好的工作的。可郝宁大学毕业就留在了京城的报社。在八十年代文人正受追捧的年代里,那样的工作单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她为什么那么好运?想到姜有为说,他之所以被钦点秘书,就是因为他是郝宁的同班同学。可见,郝□□一定是默默的关注着女儿的成长,在背后为她安排,还怕管不了她一辈子,所以,将姜有为这个跟她的同学培养起来,像是对待子侄一般的照顾。为的什么?不就是为将来有人能念着情分,对她多加照佛吗?

    可惜啊!郝宁好似并没有感受到来自亲生父亲的关爱。

    心里感叹了一声,就继续往下看,看着看着,就不由的又皱起眉头。郝宁的继兄比她年长两岁,她的继姐比她年长两个月。当然了,这不奇怪。但是叫林雨桐觉得有问题的是她继兄的简单资料。

    图展堂,西泽市副SHUJI,婚姻那一栏里填写了两个字——丧偶。而在子女的一栏里,有两个名字,儿子图腾,女儿辛念慈。两个孩子的年纪,一个十七,一个十五。

    从两个孩子的年龄相差来看,应该是同一个母亲生的可能性较大。

    可图展堂这个丧偶是他如今的婚姻状态,只是不知道他这是只娶过一个老婆还是之后还娶了别人。

    又看这个叫辛念慈的名字,女儿的名字姓辛,难道是他的老婆姓辛。

    如果她的老婆姓辛的话,林雨桐倒是想起一个人来。省W的副SHUJI,也姓辛。这位是省里的三把手,要是论起来,SHENGZHANG这个位子,常务副省ZHANG上和副SHUJI上的概率是同等的。当然了,如果上面空降,那就另当别论了。只能说,副SHUJI是有这个机会的。

    如果再把这一连串的时间连接起来,她好像是摸到了一条线了。

    在心里想了想,她就从电话本上翻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是客户的号码。

    这人就是西泽市的,西泽市是个地级市,年节也从自家厂里订购御点。她如今打的是西泽市老干局的一位副局的电话,对方为了做好工作,对老干局的老干部私下里那是关照的很。有些老人年纪大了,就爱吃一口顺口的。这有些点心级别不够还订不到,这人也弯得下腰,很是能折节下交,一来二去的,倒是跟自家来往密切了起来。

    林雨桐找他闲聊,就是顺便打听点事。

    那边接到电话还挺意外:“是林总啊!我才说这两天给你打的电话。别的不要,您那酒是真好。喝了也不上头,保健医生也说,那个酒适量喝一些可以,你知道的,我这里伺候的老爷子们,个个都不是好脾气……”级别不高,退了架子还不倒,一点伺候不对的,就跑去反应问题去了。真是伺候好了无功,稍有不慎就是过。“这保健酒抢手我知道。不管如何,给我匀出来一些。价钱上好说话,经费充足的很……”

    林雨桐先是摆困难,但还是都给应承下来,算是把对方的面子给兜起来,又额外赠送一些,叫他留着送人也好,以备不时之需也好。然后才问:“我听说,咱们市里那位副书|记,跟省里那位副书|记……”话说到这里,她就不往下说了,等着那边的反应。留个扣子,看对方怎么回答。

    谁知道那边就笑:“林总消息倒是灵通的很。要说起来,咱们这位图书|记也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的,为了孩子,也都没有再婚,这都单身多少年了,图书|记的爱人是难产没了的……”

    话说的好听,但实际上的意思,还不是说,为了巴结老丈人,为了官途,都不敢再婚了。

    那这就没错了。

    一切都找到了根源了。

    林雨桐又刻意的问了西泽市其他几位领导的情况,对方也没多想。毕竟这做生意的人嘛,若是不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的生意也做不起来的。

    挂了电话,林雨桐在郝宁和图展堂的名字上画上了圈圈。

    郝宁一直没有结婚,图展堂结婚丧偶之后没有再娶。郝宁不惜针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总有缘由的。因为母亲从小的灌输?这不是全部的原因。

    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能叫妹妹舍弃亲生父亲,而为继兄所用,为了什么?

    这两人只间隔两岁,在一个屋檐下长大。一个不结婚,一个丧偶不再娶,要说这两人是单纯的兄妹关系……不管别人信不信,林雨桐是不信的。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敏|感的数字。

    十五年前,郝宁的母亲死了。而图展堂的女儿,整整十五岁。他老婆是难产似的,这孩子生下来随了母姓,取名念慈。也就是说,他老婆也死了整整十五年了。

    这中间有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林雨桐不好揣测,但却把这一点记在心里。

    四爷回来的时候,她把这些关系摆给四爷看:“……若是顺着这条线往里查,想来不中亦不远……”

    四爷倒是不惊讶于林雨桐的能力,“你细心,总能从细节里发现蛛丝马迹。”

    他还真没注意一个女人的私生活,只不过辛书记那边,虽是都没有明说,但却是都知道朝这个方向查的。毕竟,这两位大佬是斗来斗去的,也不是一个回合了。其实接替SHENGZHANG的时候,辛SHUJI 的可能一点也不比这边小,只不过是郝□□棋高一着。正斗的如火如荼呢,郝□□突然偃旗息鼓,单方面不跟辛SHUJI那边纠缠了。紧跟着,京里有小道消息,说是某部委一位副部|长要下来历练,这个位置会空降一SHENGZHANG 来。得了!辛SHUJI 看郝□□都不动了,他也不动。谁知道最后关头,叫郝□□杀了一个措手不及。辛SHUJI吃了一个哑巴亏,闹成了全省的笑话。这事私下里说说,一个圈子里传一传,四爷也没太当回事,更没跟林雨桐说过。没想到她倒是从另一个方向,挖到了这么一个料。

    正说着话呢,四爷的电话响了,是关厅打来的:“……车找了,是西泽市的牌照,但车具体的在什么位置,就不得而知了。车主是一个叫做高志谦的人。不过这个高志谦却是北原市的人。”

    林雨桐隔着电话听见了,就点了头,这就对上了。

    郝宁的继父在北原市一个技校任教务主任,而郝宁那个比她大了二个月的继姐的工作单位也是这个技校,做后勤管理的工作。这个继姐叫图展颜,资料上她的配偶一栏里,填的名字是高志和。

    高志和……高志谦……

    只怕是兄弟关系。

    也就是说接走郝宁的那辆车是登记在图展堂的妹夫的弟弟名下的。但车谁开的,这就不好说了。

    不管怎么摆弄,都是绕着图展堂这一圈的社会关系。

    所以,郝宁如果不在西泽市,必在北原市。

    而在找到郝宁之前,林雨桐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些她更多的私生活。而这些,只怕只能问姜有为了。

    这次四爷没去,他得去找关厅,甘小泉这条线不能丢了。而在尽量不把郝宁的事摆在明面上的情况下,四爷这边的安排就特别要紧。

    所以,这些私下的事,只能林雨桐去办。

    趁着晚上,林雨桐先给姜有为的老婆打了电话,说要上门拜访。

    那边挂了电话,就问姜有为:“是林总,她说她一个小时以后到。”姜嫂不解,“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姜有为就把睡衣又换了:“怕是有正事。因瑱不方便登门。”

    “那我去烧水泡茶。”姜嫂叹了一声,“这都叫什么事。你们大男人折腾不算,还得叫女人跟着担惊受怕。”

    两口子心里都焦灼,怕是不好的消息。

    不想林雨桐却是为了郝宁来的。

    郝宁不光跟姜有为是同班同学,也跟姜嫂是同班同学。一听林雨桐的来意,姜有为先皱眉:“这很重要吗?”

    林雨桐点头:“重要!特别重要。”

    姜有为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我们那时候在大学,谈恋爱的不多。我跟我们家这位,那时候搞对象都是偷偷摸摸的。郝宁在大学谈没有谈对象,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没在我们学校谈。”姜嫂端了茶过来,“但在别的大学是有对象的,说是老家的……”

    “你知道什么?”姜有为瞪眼。

    姜嫂也没好气:“我怎么不知道?那时候我们班就两个女生宿舍,我跟她不在一个宿舍,但女生那点事转眼就传的都知道了。她每个星期都收到一封信,然后也往出寄信……许是高中同学,然后考到不同的大学也不一定。不过这种不在一个城市的,你知道的,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就低的很。大概大三的时候吧,郝宁就不怎么爱说话,都传着说她失恋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一回我们宿舍几个人偷偷的说,叫路过的郝宁听见了,她进来发了好大的脾气,宿舍都给我们砸了,什么暖水瓶都给摔了个稀碎,后来女生也大敢跟她玩了……”说着就问姜有为,“你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就是一个暖水瓶,那就是我的暖水瓶被郝宁给砸了,你给我买的,你忘了?”

    姜有为有些恍惚,是有这么一回事的吧?

    林雨桐心里一算,郝宁读大一大二,图展堂读大三大四,等郝宁读大三的时候,图展堂便已经毕业工作了。从图展堂的儿子出生算,他最迟都该是在毕业的半年之后就结婚的。甚至可能更早。那么,上了大三的郝宁许是知道图展堂有了别的结婚对象了,所以有了失恋一说。

    这么一算,这又对上了。

    她就不由的问:“知道给她的信是哪里寄来的吗?”

    姜嫂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再说了,这也过去得有二十年了吧,哪里记得住?”

    姜有为就深深的看林雨桐:“你到底怀疑什么?”

    林雨桐不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一句:“郝宁都人到中年了,可却从来没有结过婚。这不奇怪吗?”

    姜嫂就看姜有为:“她一直没结婚吗?”

    姜有为嘴紧的很,这些事对他自己的妻子他都没提起过,这会子林雨桐问了,他才道:“老领导曾经过问过,还曾经托人介绍了好几个才俊。这些人如今都算是有了不起的成就的。有做企业做的风生水起的,有已经算是牧守一方的,也有在大学里当了教授了……每一个人选,都是精挑细选的。可是郝宁一个也没答应,甚至介绍的烦了,跑到老领导跟前大吵了一架。具体说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那次老领导的心梗犯了,差一点没抢救回来。但从那之后,老领导却再也不插手郝宁的私生活了。倒是喝了酒之后跟我念叨过几次,说怎么开心怎么过吧……前两年还说,不行就收养一个孩子,将来老来也有依靠……”

    都是替郝宁打算的话。

    姜有为深吸一口气:“这些……跟现在这件事有关系?”

    林雨桐就看他,也不知道姜有为是装傻还是其他:“……辛SHUJI的女婿是西泽市的图SHUJI,而图SHUJI丧妻已经十五年了不曾再娶……我们查了,那天从清江酒店接走郝宁的车是西泽的车牌,车主是图展颜的小叔子,北原市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