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61.旧日光阴(73)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旧日光阴(73)

    雨倾盆而下, 半下午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端阳接了丹阳回来,送进家门又得回卫生所那边去。林雨桐就说:“今晚上这雨太大了,情况有点不对。你赶紧回去,把你媳妇和宋家的俩孩子都接过来, 那边的房子再是不旧,可到底是草房。”

    是啊!端阳也是想到这个了。

    “我这就去。”端阳应着, 就从家里又拿了雨披,再一次走了。

    丹阳去洗热水澡,林雨桐和骄阳就帮着收拾屋子。朝阳的屋子还给朝阳留着呢,甚至里面换成了双人床。朝阳这边呢, 折叠的沙发支开, 是一张床,另一边的柜子是组合的,把上面的那一层取下来跟第一层的柜子拼起来,就又是一张床。一个房间睡三个小子, 完全睡的下。拿出新被褥给铺上,就行了。

    三层楼每层都有卫生间,也都能洗热水澡。这么住着, 也没什么不方便。

    结果这一去,两口子带着宋桥和宋远来的有点晚。

    “得给药柜子那些东西上棚上防雨布。”宋璐带着笑, “来的晚了。”

    再晚四爷就准备过去看去了。

    林雨桐就问:“都收拾好了?”

    “好了!”端阳说着, 就又想起什么似的:“隔壁苏家的奶奶带着援华他们去农场了, 我姨和姨夫过来接了, 说是去了我姨夫的办公室了。”

    山上也不好住了,电闪雷鸣的,住在山里不是啥好主意。家里也是草房,怕漏雨。反倒是农场的房子,都是砖瓦的好房子。苏瑾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一家人暂住是够的。

    端阳做事比一般孩子周到,自己没叮咛,他就把心都操到了。

    果然,就听到端阳说:“我顺道把潘大叔送苗叔家了。”

    应该的!

    那这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赶紧带着你媳妇洗洗去。叫俩孩子上三楼洗,你跟你媳妇用二楼的吧。”

    丹阳披散着头发,手里端着姜汤:“我把汤给热着呢,洗好了就下来吃。”

    衣服啥的没带,林雨桐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宋璐两身。又有朝阳的衣服给宋家的孩子穿,家里放着端阳的衣服,所以住过来一点也没有不方便。

    唯一不好的就是,一下雨,就停电。天阴沉沉的,只能点着蜡烛照明。

    黑漆漆的,想做点好饭吧,这灯光条件也不允许。就是熬了点稀饭,油炸馒头片,凉拌了几个菜,凑活着就是一顿饭。

    对自家的孩子来说,这饭就是凑活。可宋家的孩子,自从离开家,就没吃过油水这么大的饭菜。谁现在还舍得吃油炸的东西啊?

    俩孩子也当是因为他们在呢,所以姐夫家特意做了好吃的,还有些不好意思。

    林雨桐心说:倒是疏忽了,端阳再是能干,能弄到的油啊肉啊,都是有数的。怪不得这孩子这段时间瘦了呢。

    心里还寻思着过段时间想办法给弄点油过去。

    一家人正吃晚饭呢,雨打的窗户噼里啪啦的,而屋里却一片黯然和温馨。

    宋璐真觉得,这一回来,心里就踏实了。像是这风雨飘摇的世道,给了他们一个能安身和安心的港湾一般。

    晚上躺在满是馨香的崭新的被子里,“真就觉得跟我爸我妈还在世一样……你说怪不怪?”

    端阳正要说话呢,就听的‘轰’的一声,声音像是极远,又像是极近。

    他曾的一下坐起来:“坏了,这是哪里泥石流了。”

    而且离的不远。

    端阳就披着衣服起来,叫宋璐睡:“你睡你的,我下去看看。我怕爸要出去,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可宋璐哪里睡的下?跟着起来,出来的时候小叔子和弟弟都出来往楼下去。

    四爷拿着手电,跟林雨桐打算去院子里看看的,见他们都下来的就说:“都回去睡去。我们不出门。”

    矿山那边应该不会轻易发生泥石流才是。容易发生泥石流灾害的地方,是通往城里的公路边上那一段。斜坡高崖,光秃秃的土层,水这么一泡,可不就冲下来了。

    这地方真要塌了,对厂里没有直接的损害。但这阻隔了公路,也是麻烦事。

    那个地段,又是这样的天气,路上应该没人才是。

    所以,如今也只能看看,是万万不敢马上就去想办法疏通的。就怕二次塌方。

    开了门,外面黑漆漆一片,只有风声雨声,再没有什么声音了。两人只能回来,睡吧!明儿看看情况再说。

    他们是能睡的着了,可有人睡不着啊!

    年丽华站在三楼的卧室里,从这里能看到外面的巷子。她盯着巷子,不时的用手电照一下,希望能看到想看到的人,但是一直等一直等,也不见人。

    齐晓天就说:“下这么大的雨,我爸肯定在办公室歇了,这还用问。”

    “路又不远,怎么就不能回来了?”齐小云就哼了一声,“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都看见金厂长回家了。”

    是啊!别人能回家,他怎么就不能回家呢?

    年丽华心里不高兴,之前还担心男人回来敲门,自己和孩子在家听不见。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别说是敲院子的大门了,就是敲房子的大门,他们在卧室只怕也未必能听见。如今想想,人家都能回家,怎么他就不能回家了?

    心里有气,就说俩孩子:“早点睡去吧。点灯熬油的,蜡烛就不是钱买的?”

    然后两孩子踢踢踏踏的下楼睡去了。只留下年丽华自己,在家里憋气。躺下之后,也睡不踏实,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也做梦,梦见孩子他爸跟个年轻的女人,也看不清那女人的脸。

    早上起来,风住雨歇。不过天还是阴沉的。

    一早起来,李奎就来家里了,“今早上才接到通知,说是昨儿有个MZEDONG思想宣传队来了咱们厂,说是预计昨儿赶在晚上能到,可到现在没见人,怕是昨儿陷在半路上了。”

    他的语气焦急,看得出来,他是真急了。

    想起昨晚的疑似泥石流塌方,显然,他也想到了,猜测到了地质灾害的地方可能是公路边上。

    四爷就说:“别慌……这种接待的事情一直是齐主任做的,先找他……”

    要是万一给压在下面了,这一晚上过去了,人肯定是遇难了。你着急也没用。要是没被压在下面,那就是在车上呆了一晚上,虽然路走不通了,车也开不动了,但只要人没事,迟半天早半天的,意义都不大。

    关键是这种宣传队吧,人家不鸟当|权|派。

    不过到底是出事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奔着厂里去了。

    李奎急着找齐思贤,到了这边的大楼里,先问办公室的这些干事:“齐主任上班了没有?”

    孙十一拿着拖把在楼道里拖地,他面无异色的摇头:“不知道啊,也没见人。不过办公室的门没锁,要不李主任你去看看……”

    李奎正要去敲门,然后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一身干爽整齐的齐思贤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顺便把门给带上,问道:“什么事?”

    李奎着急,也没发现齐思贤动作上的小心,就赶紧把事情说了,静静的等着齐思贤的安排。

    结果齐思贤只时候:“你先等等……”

    “救人如救火,怎么等?”计寒梅从外面进来,风风火火的,“赶紧的,组织人手,迅速去救援,这事半点耽搁不得。”

    齐思贤犹豫了一下:“……我进去拿雨衣……”他小心的退回房间,然后把门又给关上了。

    进去之后,靠在门背后,吓的直喘气。

    云朵从内室探出头来,小声叫了一声:“齐叔!”

    齐思贤赶紧摆手,叫云朵进去。

    云朵却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的还是齐思贤的衬衫,衬衫挂在小巧的小姑娘身上,有几分别样的风情。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领口就显得非常大。姑娘家觉得自己扣的非常严实了,可却不知道,露出来一截雪白的脖子和脊背,尤其是那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叫人止不住的怦然心动。

    下身穿着男人的裤子,肥大的很,腰上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反正裤子得挽起来,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脖子和一双白嫩的小脚丫。

    昨晚,小姑娘就是换上这么一身衣服,披散着头发出来的。她手里捧着另一套赶紧的衣服出来,说:“齐叔,你赶紧也缓缓吧。对了!你的内裤放在哪里,我没找见……”

    当时,气氛一下子就不一样了,两人之间就跟着了火一般。

    小姑娘蹭的一下钻进房间,并把里间门给关上了。

    他呢?好半天才平息下来,然后换了衣服。虽然一个劲的跟自己说,那还是个孩子,可穿着宽大的衣服也遮挡不住的玲珑的身段和纤细的腰肢,无一不说明,这孩子,已经长成了一个女人。

    没多大工夫,这孩子又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想会宿舍去……”

    齐思贤敏锐的觉得,这孩子跟自己说话,头一次没有叫‘齐叔’。

    他的心跳的非常厉害,就说:“雨这么大,留下来也没关系。你要是觉得我在你不方便……我去隔壁的大办公室凑活……”

    云朵却说:“不是……不是……是我……是我想去厕所……”

    “啊?”齐思贤不知道自己是没听见还是故意装着没听见,带着疑问的语气这么问了一句。

    然后小姑娘羞涩的声音传来:“我想上厕所了……”

    齐思贤就说:“那我陪你去……”楼道里有厕所。

    可惜,门怎么拉都拉不开。

    是哪卡主了吗?

    他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也没做太多的尝试,顺手就把门边的脸盆递过去:“拿进去用……”

    “那怎么行?”小姑娘羞涩的,感觉浑身都该是红的。

    “我不嫌……”非得塞过去了。

    小姑娘尿完又出来了,他直接接了盆,站在窗口把尿泼出去了,又把盆伸出去放在雨里,接了雨水涮了一下。

    这一来一回的,两人之间不那么尴尬了。门打不开,也没有蜡烛照明。彼此就这么坐着,说话。

    小姑娘说她小时候父亲经常不在家的事,说她羡慕别人家都有爸爸,说她爸爸不那么喜欢她,嫌弃它。又说小女孩才有的心事,说他喜欢金厂长,说金厂长一看就叫人觉得有安全感。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了一句:“我也有安全感……”说完又觉得不妥当,赶紧补充说,“你把叔叔当爸爸就行……”

    小姑娘嘀咕了一句什么他没听的太清,像是在说:“你又不是爸爸。”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连饥饿都饿了。

    两人说累了,就坐在沙发上趴在茶几上随便睡了一觉。许是睡的晚了,所以起的晚了。起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走动了。齐思贤试着拉了拉门,门轻轻一拉就拉开了。云朵就用一种‘果然是你想把我留下来’的眼神看着他。

    他都不能解释,只‘嘘’了一声,这么叫人发现,可就说不清楚了。外面楼道里,有人一直在拖地。

    以前觉得孙十一这小子还行,勤快,啥活都抢着干。这他现在第一次觉得,这太勤快也有点不好。这小子把楼道拖了一遍,又一遍,再一遍,外面是泥地,进来的时候脚下就不可能他赶紧。踩脏了他就拖,再脏了再拖。要是能出去,他都要骂了:你是不是蠢!要照你这么拖下去,上班什么事都不用干了,你就在楼道里拖地算了。

    结果死等等不到这小子走,正想着把这些小子都打发了,好叫朵朵偷着离开,谁能想到李奎又来了。来了就来了,来了就找自己,还是十万火急的事。这么哈没打发利索呢,计寒梅又来了。

    齐思贤把门关好,然后跟云朵低声道:“你进去,把你的衣服换上。穿着你的衣服出去,谁也不能说什么。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说早早的就过来给我收拾办公室了。明白吗?”

    明白!

    办公室都是秘书收拾的,这个理由成立。

    云朵点头,轻手轻脚的往里间去了。

    齐思贤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公文包提上,正准备出去,就听到李奎的声音:“嫂子,这么早就过来了?”

    嫂子?

    叫谁呢?

    结果听到自家老婆的声音:“是啊!老齐一晚上没回去,晚饭都没吃……”

    计寒梅看看她手里的雨披就说:“齐主任办公室没雨衣吗?那他说进去拿雨衣,这半天功夫了……”

    年丽华面色一变,在齐思贤急着开门要出去的时候,她砰的一声将门推开了。

    计寒梅和李奎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看向两口子。从办公室探出头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那两口子一个门外一个门内,彼此对视着。

    齐思贤理亏气虚了,眼神先躲闪了。

    多年的夫妻,哪里看不出他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她一把推开齐思贤,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踹开里间的门。

    里面,云朵正在换衣服。所以,身上几乎是没穿的。而地上床上,乱七八糟的放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

    云朵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赶紧跳上床拉了被子盖在身上。可该看见的都看见了。

    年丽华指着床上缩着的那一团,浑身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