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92.鸾凤来仪(4)三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旧日光阴(4)

    母女俩在外面说了半晌的话, 进了屋, 那哥俩在堂屋里站着呢。

    见娘和妹子抱着柴火, 赶紧接了放堂屋灶膛口。

    大垚就说:“娘, 不管咋,我们都跟着娘。人家不都是说吗?宁要要饭的娘,不要当官的爹。您放心, 我们都跟着您, 他爱谁谁,要是好,咱认他。要是不好,一边凉快去。您一人能养我们仨,我们仨还养不了一个娘? ”

    大原蹲下烧炕,“娘啊, 咱家有自己的地,我跟我弟勤快点, 咱的日子也是有吃有喝的, 啥也不缺。咱不求奔谁?”

    常秋云拍了两人一下, “行!娘知道了。不过以后可不许这么说, 那是你爹。听见没?”

    “有那爹跟没那爹, 这些年还不都过来了。有啥不一样的?”大原撅撅的说了这么一句。

    常秋云叹气, 这个蠢儿子啊。

    她就把三个孩子拢到一块:“你们都给我听着, 不管我跟你爹咋样, 那都是我跟你爹的事。你们……有一个算一个, 谁敢说不认爹的话, 就先别认我这个娘。”

    “为啥啊?”大原瞪着眼睛,“他在外面另娶了,连孩子都生了,铁定是不要娘了。他都不要娘了,我们干啥还要他这个爹!”

    这个死脑筋啊!

    常秋云的话在嘴里滚了一圈,到底是将一肚子的话压在舌尖底下,只道:“为啥?没有为啥!都给我记住就行。”

    林雨桐倒是明白了几分:这有爹没爹,当然是不一样。

    不一样到啥程度呢?

    不一样到很可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他们的一生。

    回屋之后,林老太就小心的看正在烧炕的儿媳妇:“云啊,心里不痛快跟娘说,成不?”

    常秋云瞪眼:“您睡您的吧!我跟你说啥?这年头,活着就不错了,还求啥啊!”

    林老太眼圈一红,但还是慢慢的躺下:“云啊,娘就是不要儿子,也不能不要你。”

    常秋云闷头将硬柴塞到炕洞里,“您安心睡。我心里有数着呢。”

    林雨桐朦朦胧胧的睡了好几觉,先是老太太睡不着,不停的翻身叹气的。后半夜了,常秋云又坐起来,摸黑拿着鞋底子‘刺啦刺啦’的纳。

    谁心里都没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一早起来,林老太就盯着儿媳妇,常秋云走到哪,她的视线就跟到哪。盯的常秋云将水瓢往瓮里一扔:“收拾行李!收拾行李还不行吗?去!肯定是要去的。但这不是说走就走的事。”

    这还真是。

    大垚就接话说:“这有些地方解|放了,有些地方还没解|放。路上,还有些零星的土匪。我还要打听打听,出门是不是还要开啥介绍信的,是吧?”

    大原点头:“对!要不然人家以为咱从解|放区逃出去的。再给逮了当反GM,您说冤不冤?”

    林老太这才罢了。

    常秋云就喊闺女:“妞儿,你去跟老四说,叫老四也收拾着,再跟他爹娘说一声。”

    “咋还带老四去呢?”林老太就说,“这兴师动众的……”

    “路上多个人多个照应。”常秋云低头在灶前忙活,这么跟林老太解释的。

    林雨桐应着,就跑四爷那边去了。

    没想到到那边的时候,田占友正在炕上坐着,跟四爷说话。借宿的钱思远早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是虎妞吧?”田占友特别热情,“哎呦,这虎丫头也成大姑娘了。”

    “那是您当年不要我,要不然,现在也是您的兵了。”林雨桐说笑着就问,“吃饭了吗?我现在做。”

    田占友摆手:“我们有食堂,吃过了的。”说着就道,“当年那条件,带你一个半大的孩子,出了事我咋跟你娘交代?”说着就招手,“来来来!我正跟老四说事着呢。”

    啥事啊?

    “钱思远的事。”田占友就道:“这钱家划一地主,可这钱家愣是一口咬定,钱思远不是钱家的亲生儿子,而钱思远呢,又坚称,他就是他爹娘亲生的。现在?钱家也不让钱思远进门,他呢?又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给他划成分呢?也是什么意见都有。按说,你……们算是跟他接触比较多的人,你们觉得这个人……”

    四爷就笑:“他跟钱家……不管是亲的还是不亲的,这个时候,没急着跟爹妈撇开了关系。田组长,这品质上,是不是还是有几分可取之处的。再说,他是大学生,这划分上,应该是属于知识分子吧。”

    知识分子,这个肯定是能搁的住的。村里人都知道,要论起文化,村里没人比的过钱思远。这个划分,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另外,政策上也是让团结知识分子。

    田占友就笑:“行!你们厚道!行,那这事就这么定下了。”说着,就起身下炕,林雨桐就赶紧问:“正想等会子去找您呢。这出门是不是得开个证明材料啥的?”

    “要出门啊?”田占友就问,“这是要去哪啊?”

    林雨桐就顺势给人家把家里的事说了,“……这也失去音讯这么些年了,如今听了信了,不管是不是的,都得去看看啊。我奶奶这一晚上都没睡……”

    田占友‘啊’了一声:“……那估计是真是。我听谁说了一嘴,说是林师|长是咱们县的人。但是没想到,就是咱们屯子的人啊。这些信息放在一块看,该是错不了的。”说着就起身,“这样……你们看行不行,我去给火车站那边挂个电话,完了你们直接坐火车,一会子工夫就省城,路上安全。”

    “那这就太好了。”林雨桐就道,“车票咱们照买。不占公家便宜。”

    田占友就拍林雨桐:“好!有觉悟。还真是虎父无犬女啊。”怪不得一丫崽子这么虎呢。

    他说笑着,看着比林雨桐还高兴,“介绍信我给开,五口的是吧?”

    “还有他。”林雨桐指了指四爷,“一块去。”

    田占友愣了一下,来回在这两人脸上看,这才反应过来:“那行!路上有人照应。”说着就叫四爷:“没带笔也没带纸,你跟我去村公所,顺手就捎回来了。”说着,还跟四爷隐晦的勾了勾手指。

    林雨桐心里笑,只装作没看见。

    等四爷跟田占友到了村公所,田占友才道:“看样子,这三林屯,你们是留不长了。”说着,就铺开纸,“本来呢,还说过段时间等开了春再跟你说的。这回你既然去省城,干脆一块说了吧。有这么个事,我的一个老战友,如今在省城。他呢,是战场上受了点伤,如今呢?算是复员了。安排工作呢,给安排在轧钢厂保卫科了。这轧钢厂啊,是日本人在的时候修建的,后来这不是归G民党部队接收了吗?省城如今解|放了,咱们的部队也是就接收过来了。可这到底将来生产什么,是民用啊还是军用,现在还都说不上来。更何况,如今这只要是厂子,就得防着特务。什么发电厂啊水库啊,捣乱的多了去了。人家要加强保卫力量,增加人手。我跟他有过命的交情,正好呢,有几个以前的老兄弟,受了伤了一直就在家务农,帮着咱队里收集点消息。这如今呢?咱也不能说把老兄弟就给忘了。我就跟他说,推荐几个人过去。你呢?其实说起来也是咱们的同志,给咱们放过哨,之前又给咱们带路。还有啊,你小子的眼睛可贼。那火车站你只去了一趟,就啥也看明白了。这工作,你担的起来。我给你写个推荐信,再给你整个书面材料,你带着东西过去,那边一准接收。你这一身本事,搁在家里种地,可惜了。”

    “这是送咱一顺水人情吧?”回来之后,林雨桐拿着这介绍信就问道。说着,就看常秋云,“这应该还是看了……的面子了吧。”

    “不管看谁的面子,人家给了就拿着。再说了,咱自己要是干不到头里,人家也没机会给咱这优待。”常秋云给几个人舀了粥,又问四爷,“要跟你爹妈说吗?”

    “不急。”四爷就说,“那边是什么情况,咱们也不知道。等事情定下来了再说。”

    常秋云就更满意了:就是这个意思。也叫金家知道,到底是谁的面子才叫他儿子在省城有工作的。这孩子啊,稳重,懂事。

    于是手里的勺子一抖,清汤撇开了,把下面的稠的全给四爷舀到碗里了。

    看着那介绍信,大垚羡慕的眼珠子的绿了:“我咋当初不跟着去带路呢。”

    大原瞪他:“你就是懒。种地咋了,种地挺好的。一天天的,净琢磨美事呢。”

    说是要走,可这要出远门,需要收拾的东西多啊。

    常秋云恨不能把家里的啥玩意都背上。更何况,她放心不下那一地窖的粮食。

    粮食都存在瓮里,瓮呢,上面盖着青石板。这么着,老鼠是钻不进去的。至于有人偷这事,不存在。

    四爷就说:“跟田队长打过招呼了。晚上巡逻的会多过来转两圈的。”

    愣是等到田占友叫人催了,说是半下午的是有有一趟过路的火车,一家人这才动身的。

    田占友派了两人赶着马车专门去送,这一出动,整个村子都惊动了。

    这一打听才知道,林百川还活着,还当了G产党的大官了。

    “哎呦!这可是熬出头了。”有人就这么说。

    又有人羡慕李月芬,“你家老四咋那么精呢,你看,得一当官的老丈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没瞧见这去的时候连准姑爷都带着呢吗?”

    李月芬心里美的什么似的,嘴上却道:“那咱当时也不知道如今的情况是不是?主要是看上林家那妞儿,再有我那老亲家是利落人。”

    这边有羡慕的,那边就有被笑话的。

    比如程家,“一个美妮,真当自己是天仙了。为了几块大洋,就是不答应人家那婚事。如今呢?人家林家抖起来了,后悔也晚了。”

    程美妮是不能出门,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的。

    今儿又听了一耳朵这话,回来就又看见抱着一摞子草纸搁在门口当地契的爹,进屋更委屈了,抽抽噎噎的趴在炕上就哭。

    程老太就道:“嚎啥呢?不嫌丧气啊?”

    “还不是怪你!”程美妮一抹眼泪,“当年,叫我跟大原热乎的是你。最后热乎起来了,你又非要那么多钱。不给钱就不叫我嫁。回头又把我想办法往钱家塞。现在好了,鸡飞蛋打了。钱家完了,人家林家……林大原他爹当了大官了!人家上省城去了。连那长工老四,人家都带走来了!”

    “啥?”程老太面色一变:“林家那小子没死?”

    谁小子啊!

    程美妮蹭一下就坐起来,赶紧把大门关上,“人家是大官了,那田组长说了,人家是师长……你这小子那小子的叫,回头又叫人听去了……”

    程老太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完了!完了完了!这回真完了。”念叨了好一会子,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头上的汗都下来,然后猛的从地上坐起来,“收拾东西……收拾东西……赶紧的吧。”

    不是!收拾东西干啥?

    “去南边……”程老太小声道:“去南边去。”

    “去南边去干啥啊?”程美妮摇头,“如今这兵荒马乱的……”

    “去南边投亲去啊。”程老太低声道,“当年你还有一姑姑,那时候不是日子难过吗?就把你姑姑给了南边来的客商了,后来,那客商的原配死了,你姑姑就给扶正了。前两年,还叫人捎信回来过……”

    “我咋不知道呢?”程美妮就看她奶,“您老可真有意思,您这怎么跟谁都藏心眼呢。”

    谁藏心眼了?

    藏你姥姥个腿儿。

    程老太就道:“这不是叫人捎回来点钱吗?这钱能叫你爸知道了?那还不得霍霍了。走走走!赶紧走。到了那边,日子就好过了。”

    “可你这之前也没说去南边啊。”程美妮就道:“我的奶奶啊,你到底还瞒着啥了?你是不是干啥对不起人家老林家的事了?对了!你叫我跟大原热乎……你是不是早知道大原的他爹没死啊……”

    程老太一把推开孙女:“胡说什么?我……我……我哪里知道了……你不走,我跟我儿子走……”

    程美妮看着收拾东西去的程老太,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何去何从。

    爹疯娘走,如今奶奶也要带着疯子爹走了。

    留下自己个,怎么办呢?

    一个疯子,哪里都能跑。一个疯子的妈,搁在后头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很晚很晚,人都没回来。

    程美妮坐在门墩上,一个人愣愣的,这以后可咋活?

    “怎么坐在这儿?大晚上的,想吓死谁啊?”钱思远从程家门口路过,准备回村上以前的小私塾去。他现在暂时在那里落脚。结果黑咕隆咚的,这里坐着一人,可不吓了一跳吗?

    程美妮猛地抬起头:“你现在称心如意了!害得我们家不成家,你们钱家满意了?”

    “什么意思?”钱思远坐在另一边的门墩上:“当日,真是你爹你奶主动上我们家的。”

    程美妮瞪着眼睛:“你还说!你还敢说!”

    “咋的了?”钱思远朝屋里看了一眼,“你爹又跑了。”

    “跑了……再不回来了……”程美妮将头埋在膝盖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别别别。”钱思远吓的朝周围看看,“这大晚上的,你这么一哭,别人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

    “我没家了,还不兴我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