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飞哥你终于不傻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紫微帝国,华阳山,华阳派。

    华阳山脉是紫微帝国境内的几大主山脉之一,其中海拨最高的主峰华阳山,正是华阳派的根基所在之处。

    华阳山山脚处有一大片依据山势错落建成的众多房屋,这是华阳派杂勤弟子的居住之所。

    此时的华阳山正是清晨时分,初升的朝阳正照射着山脚处杂勤弟子群居的这一片房屋。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处,有一间破旧的茅屋。

    一个长相粗壮黝黑、表情憨厚年约十六七的少年,手里揣着两个冷硬的馒头推开那破旧茅屋的木门,走了进去。

    茅屋内的空间很小,墙空如洗。

    像样的家具只有一张破旧得看不清原来颜色的桌子,一张四条脚中有一条快断掉了的木椅子。

    粗壮少年把馒头放在桌子上,走到床前。

    床上躺着一个一动不动、衣衫破烂、脸色苍白得可怕的少年。

    年纪也是约十六七岁左右,身上各处还隐约可见血迹,一种血腥味隐隐飘浮在空气中。

    那粗壮少年名叫孟山,是华阳派的一个杂勤弟子。

    “飞哥,飞哥。”

    孟山大声地叫了两声,可是床上的少年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孟山性格有点粗枝大叶,在情感方面有点神经大条,欠缺丰富。

    但此时看着自己的最要好的兄弟生死不明,此时内心也像被大锤重重地猛击,心痛不已。

    “飞哥,你已经昏睡三天三夜了,还没有醒来,飞哥,你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你死了,以后在这华阳派,我孟山就孤零零一个人了,你这样好没义气啊。”

    说到伤心处,孟山的眼泪竟一下子如打开了闸门的洪水,控制不住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飞哥你以前处处护着我,有哪个混蛋欺负我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把他打得爹娘也认不清。”

    “现在飞哥你这样被人欺负,还被打成这副不知的样子,孟山没用,一点也帮不了你,孟山对不起你啊,飞哥,呜呜…………。”

    说着,说着,孟山竟扯开那破锣嗓子嚎哭起来。

    那悲伤的哭声把那破旧的茅屋也震得瑟瑟发抖。

    “飞哥,你死了,孟山也不想活了,我现在就去和那些混蛋拼命,为飞哥抱仇!”

    孟山从来是一条脑筋,想到什么就立即去做什么的。

    于是马上转身,想冲出茅屋,去找人拼命。

    蓦然。

    “是谁、谁,哭得这么大声难听,差点把我耳朵也震聋了。”

    一个虚弱的声音轻轻响起。

    孟山刚要跨出门口的脚步猛地刹住。

    动作比平时简直快速了数倍,冲回到木床前,惊喜叫道:“飞哥,是你叫我,你醒了吗?”

    飞哥?好久没有人这样称呼自己了。

    只有在以前读书时一群在一起打篮球的死党才这样称呼自己啊。

    林飞的意识惭惭复苏,只觉得头痛欲裂,脑袋像一团糨糊,沉重无比。

    猛地张开眼睛,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看着眼前这个破旧的小茅屋,林飞怔住了。

    我怎么会来这个小茅屋的,这是在野外吧,这么破的茅屋怎么住人啊。

    林飞是地球上华夏国一座繁华的沿海城市S市的一个公司里的职员。

    大学毕业后林飞和女朋友一起来到S市拼搏。

    在公司中从一个普通职员,凭着自身敢冲敢闯的干劲,升到了销售部门副主管的位置。

    在事业渐有起色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了大变故。

    在与另一个部门副主管竞争部门主管的位置时,被对方设计陷害,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损受。

    结果不但部门主管的位置无望,更被公司直接开除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读书时就在一起的女朋友突然结识了一个富翁。

    在那个富翁许诺帮忙办美国绿卡的引诱下,终于抛弃林飞去做那个富翁的小蜜了。

    受到打击的林飞从此一厥不振,整天借酒消愁。

    在一个夜晚,林飞拖着酒醉的身躯游走在午夜的马路时。

    一辆灰色小车迎面撞来,林飞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还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飞了起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飞哥,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了。

    林飞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有一种熟悉感觉的憨厚少年,道:“你刚才叫我?”

    孟山见林飞终于醒来,狂喜点头道:“是我叫啊,飞哥,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一命呜呼,撑不住要死了。”

    林飞揉揉疼痛的头部,问道:“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啊。”

    啊……?这个身体……。

    不经意间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林飞不禁目瞪口呆,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这副身躯明显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自己都快奔三的年纪了。

    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了,难道是车祸的原因,把我撞得返老还童了?

    “我…………,我是你的好哥们孟山啊,飞哥,他们好像把你的脑袋打得更加傻了。”

    孟山挠了挠那蓬乱的头发,心想飞哥虽然醒了,但脑子好像坏得更加厉害了。

    之前虽然傻,但至少还认得我,现在却不认得我了。

    而且看样子就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了,邓源那群混蛋把飞哥害得真惨啊。

    就在此时,林飞突然双手紧紧地抱着头,大叫起来,脑袋疼痛得欲要爆炸裂开似的。

    在巨大的疼痛中,林飞突然发现能够清析地内视自己脑子里的情况。

    此时脑海里有十几个亮白的光球在互相攻击。

    十个大的光球,八个小的光球,双方犹如两军对垒,竟然都有彻底吞噬对方的意思。

    林飞潜意识中隐隐知道,那个十个大的光球代表自己。

    而那八个小的光球则代表另一个人的意识。

    如果十个大光球胜利吞噬对方,自己的意识就能继续存在。

    反之,如果被八个小光球吞噬,则自己可能要彻底在宇宙中被抹杀了。

    经过一阵激烈的相互搏杀之后。

    那八个小光球毕竟个头小,而且在数量上明显寡不敌众,终于被逼到一个角落里。

    八个小光球挤成一团,不停害怕地发抖,吱吱地发出哀鸣。

    但十九个大光球狠狠地扑了上去,强势地侵蚀对方。

    最终,八个小光球被十个大光球彻底吞噬掉了。

    吞噬掉那八个小光球之后,十个大光球的体积竟然比原来庞大了五六倍有余。

    发出闪亮耀眼的光芒,显得能量充沛,强壮无比。

    林飞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终于保住了性命。

    蓦地,一些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随着那八个小光球被吞噬,在脑海里多了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