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35章 又见故人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睿又是好笑又是心伤,凑嘴在她额头上重重一吻,道:“知道啦,就你想得多。”

    二人半抱着温存片刻,张子潇得知紫萱和青曼都已在场后,临时改变了行程,决定不留下来喝喜酒了,记完账(出份子)就走,免得给李睿带去尴尬。二人就在这狭小高深的楼梯间里吻别,一先一后下楼回了宴会厅。

    张子潇走后没多久,黄惟宁便赶到了,给她驾车并充当临时保镖的也不是外人,是杨香的弟弟杨山。李睿见她赶到,急忙叫上此间主人徐达,又喊上杨香以及与黄惟宁相熟的谢氏姐弟,上前一起迎候。

    黄惟宁这些年一直在青阳发展,开拓发展麾下集团,遵照祖父黄老的遗愿,支持扶助故乡的工业、外贸、教育、文化等各项事业的发展,为青阳社会经济的快速进步做出了很大贡献。生活方面,她已经和丈夫林家聪离了婚,成了单身贵族,不过她和李睿的关系没有进一步发展,二人始终保持着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存在,可以说无限亲密,但又保持着无限距离,至于内中因由,说出来令人好笑又令人钦敬——黄惟宁是担心与李睿突破关系后,伤害到他的妻子青曼,进而引起他家庭与婚姻的破裂,所以始终不越雷池一步。李睿自然也不会相逼,所以两人也就保持着现在这种红颜知己的关系。

    黄惟宁似乎是直接从集团总部赶过来的,身上还穿着标准的OL套装,不过她到底是贵族出身的大家小姐、时尚丽人,在OL套装的选择上做了一点点的变化——下身穿着的不是西裤,而是一条蓝灰色为底、点缀着白色V字碎花的包臀短裙,裙下露出瘦长的玉腿,其上包裹的轻薄肉色丝袜与玉足上的黑色高跟鞋令人眼前一亮,也正是这点变化让她在保持了原有的端庄素净之外,多了几分时尚与性感,让这个已经三十几岁的女人依旧靓丽出众,魅力丝毫不亚于之前在宴会厅里昙花一现的张子潇。

    徐达与黄惟宁客套过后,李睿引领着她去记账,来到桌前,见她从坤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了过去,负责数钱的那位打开红包,抽出来数了数,报账曰“两千”,负责记账的问了黄惟宁的名字以后,给她记上账单,这份子就算是出完了。

    李睿看得点了点头,两千块的份子,对于朋友之间就算是不少了,当然以包括自己和黄惟宁在内的这些朋友与徐达的交情来说,两千块又实在不多,哪怕给两万、二十万都不多,是没有上限的,你给到多少能让徐达满意呢?所以作为真正的好朋友,份子钱出个差不多也就行了,没必要往高里出,真有那份心意,以后在人生路上互相帮助扶助也就够了,给得越多,反而显得彼此之间的情义有价似的,那就闹得彼此都尴尬了。

    “这两把车钥匙,你帮我转交给徐达,我看他太忙,只好要你转交了。”

    李睿把黄惟宁引领到宴会厅最深处一张人少的席位上,伊人不急落座,先从坤包里掏出两把还贴着标签的钥匙,递给了他。

    李睿接到手里看了看,是两把莲花品牌的车钥匙,还很新,不解其意的问道:“什么意思?”

    黄惟宁道:“我进口了一辆莲花跑车,送给徐达老婆开,当作是他们的新婚礼物。车就在酒店楼下停车场停着,进口手续什么的都在车里,随时可以落户上牌。”

    李睿吃了一惊,随即面露苦笑,道:“你既然送了礼物,还出份子干什么?何况是这么贵重的礼物?另外,你这么干,让我情何以堪?我可是只出了份子钱没送礼物的呀。”

    黄惟宁似笑不笑的觑着他,道:“你我就不管了……”说到这却想到另外一事,低声说道:“你知道嘛,黄勤刚、也就是黄惟谦的儿子,曾经报复我们的那个家伙,数日前与狐朋狗友鬼混的时候,玩得太不像话,据说是吸毒后和两个女人狂欢,结果因过于亢奋,脑供血不足导致部分脑神经坏死,现在已经变成白痴了。”

    李睿大吃一惊,黄惟宁不清楚,他可是清楚得很,就在上上周,黄勤刚还出钱雇佣了黛娜这个美女杀手,跑到青阳来刺杀他复仇,换句话说,黄勤刚上上周还好好的呢,怎么这前几天就突然变成白痴了?联想到林美钿说过,黛娜已经离开青阳回去向雇主复命了,而她没能完成任务,显然会和雇主黄勤刚有一番理论,闹不好还要发生冲突,而黄勤刚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变成了白痴,难道说此事和黛娜有关系?唉,现在也联系不上黛娜,也就无法跟她确认这件事,回去还得让美钿尽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