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3章 温酒镇群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哎哎哎,什么情况,人呢?!”

    “在那边!”

    一群人惊叫,盯着一路飞沙走石的远处,雍州阵营那个少年圣者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路撒丫子跑了。

    而在他的手中,倒提着南部瞻州天才的一条腿,就这么倒拖着,一路狂奔而去,尘沙漫天。

    所有人都傻眼,这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还以为雍州阵营的少年圣者战败后,逃遁而去。

    结果,他们自己这边的种子级天才成为阶下囚,被人这么可耻的倒提着,狂奔回雍州阵营那里。

    “这……真是岂有此理!”

    南部瞻州这一方的大人物都看不下去了,这也太丢人了,被人这么拎着一条腿,倒拖着而去,实在难堪,让他们脸上都无光。

    许多人盯着那个方向,见到那雍州的少年强者,像是撒欢般,带着尘沙远去。

    一些人仔细观察,发现南部瞻州的天才脸都变形了,有明显的黑脚印,此外前胸甲胄也破烂,像是被狗啃过似的,显然也挨了黑手。

    真丢人啊!南部瞻州的人自己的阵营都受不了,为那天才而羞愧,这也太狼狈了。

    尤其是,不久前这位天才还好整以暇,轻蔑雍州阵营方向,连起身都慢吞吞,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结果,败的这么快,雍州阵营的少年强者上来二话不说,直接下黑手,脸都给他踹变形了,三下五除二放翻,提起来就跑。

    南部瞻州的人,从年轻进化者到大人物,无不觉得脸膛发烧,恨恨地想,这个种子级天才丢人到家。

    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真是活该,叫你得瑟,结果怎么样?被人闷杀,都不给你施展绝学的机会!

    事实上,此时南部瞻州这位天才后悔到眼冒金星,肠子都青了,真想喷老血,这特么太不讲究了,他还等着对方通报姓名呢,结果就被下黑手了?!

    他真要呕血了,眼下的经历太可怕,也太痛苦了,自己成什么了,一个破布口袋,在地上被拖着跑。

    他脸上肿胀,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挨了好几脚,剧痛难忍,而一身能量更是被封住,动弹不得。

    “你太无耻了,偷袭我,一点也不讲究!”他现在还不服气呢,丝毫没有意识到,究竟遇上了怎样一个人。

    楚风不屑,很想说,即便你准备好,一样生擒活捉,不过是猎物而已。

    事实上,南部瞻州的这位天才,最想说的还是,你明明胜了,还跑路个毛线啊,这么拖着我撒丫子狂奔而去,几个意思?

    其实,这也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

    连雍州自己人这边都有些不解,露出惊容。

    还好,楚风狂奔回来了,带着大风,飞沙走石,砰的一声,将南部瞻州这位天才重重地扔在地上。

    “你赢了,甚至可以说是大胜,为什么你反倒跑路?”

    齐嵘天尊露出异色,这样询问。

    其实,他很满意,包括所有人都很高兴,曹德一来,直接便活捉对方阵营中的高手,实在太鼓舞士气了。

    “我这不是怕九头鸟一族的进化者对我下黑手吗?战斗完毕后,赶紧跑路回来,安全第一!”

    楚风很认真地说道。

    众人听闻,一阵愕然。

    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则是差点喷血,特么的,你这黑心黑肺的混账,时刻不忘抹黑九头鸟族,都这节骨眼了,还不忘上眼药,太卑鄙可耻了。

    其他人也都无语,这理由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急着跑路回来?

    地面上,被砸在人形大坑中、骨断筋折的南部瞻州的天才,自然也听到了这一理由,直接忍不住就是一口老血喷出。

    然而,齐嵘天尊却很严肃,郑重点了点头,道:“不要担心,我在盯着呢!”

    这一刻,别说神王赤峰怄火,想要诅咒,就是九头鸟族的老祖也在混沌雾霭区域那里嘴角抽搐。

    他们没有想到,曹德上眼药居然还直接就有效果了,乱扣屎盆子都能被人认可。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齐嵘天尊这是重点盯上九头鸟族了,对曹德细心保护起来。

    楚风满脸笑容,立时表示谢意。

    然后,他就拎起了地上的俘虏,直接洗劫,从头到脚,从甲胄到空间手链,再到背负的兵器,全都消失,动作这叫一个麻利,太娴熟了!

    众人有点傻眼,见过剥夺战利品的,但是绝对没见过动作这么顺畅的,一眨眼啊,那些东西就没了。

    这是扒了多少人才有的成就,熟能生巧吗?

    一群人眼神都异样了,这主的动作真的太自然与娴熟了,一气呵成。

    楚风有点尴尬,这实在是一种本能,但却忘记了场合,不过他相当的镇定,一脸正色,道:“我平日练功就是如此,身边的一草一木甚至飞蛾与蚁虫都会拿来练手,讲究出手如电,顺畅自然,注意解除潜在的各种隐患。”

    众人无语。

    楚风庆幸,幸好没有当众售卖,让南部瞻州的人拿最强花粉来换俘虏,不然的话那影响就有些不好了。

    毕竟,他现在不是人贩子。

    猴子、鹏万里、萧遥几人已经比较了解曹德,都赶紧闭上嘴巴,怕一不小心泄他老底,道出他的本质。

    不管怎样说,齐嵘天尊很满意,曹德一来立刻扭转不利局面,大胜一场。

    至于其他人,包括老神王等,也都很高兴,早先时南部瞻州的天才太过分了,蔑视雍州阵营,倨傲无比,不断奚落这边的人,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直接将他给活捉回来。

    在雍州阵营这边喜悦之际,南部瞻州阵营那里却是一片寂静,老辈人物脸色不是多好看,年轻人则觉得丢脸,刚才那一战太让人无言了。

    而西部贺州阵营的人都在哈哈大笑,取笑南部瞻州的进化者。

    “雍州一连输了八场,我等每次对上他们都近乎轮空,都不用动手,结果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却被人倒拖着而去,真是有意思。”

    西部贺州的进化者笑话南部瞻州,在他们眼中,圣者领域中,雍州阵营一而再的避战,弃权不下场,已经失去竞逐的资格,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南部瞻州的强者。

    在许多人看来,刚才南部瞻州的种子高手完全是自己作死,看到对方冲过来,居然还迤迤然,太轻敌了,被人突然放翻,纯属自己找的。

    雍州阵营这一边,齐嵘天尊开口,让曹德再下场,一场胜利远不够。

    “曹德,你去吧,一会儿我赐你一杯药酒,来人,去给我温酒!”

    齐嵘天尊吩咐道。

    一群人顿时吃惊,而后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天尊赐酒岂是凡品?绝对蕴含着惊人的大药,是超凡酒浆!

    楚风闻言后,相当痛快,当即就发足狂奔,冲向战场,沿途狂风席卷,裹带着大片的尘沙,他再次出现在战场上。

    这一刻,南部瞻州阵营的人看到楚风再次出现,顿时躁动起来。

    尤其是几位种子级高手更是眼神冷冽,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来就是。

    他们这一阵营的人不久前表现非常糟糕,过于得瑟,结果被那雍州的少年活捉为俘虏,现在机会来了,将那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